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魔鬼藏在細節裡---預算常見的問題 賴振昌
FB Plurk Twitter  

魔鬼藏在細節裡--預算常見的問題     賴振昌



 立法院第九屆第二會期將在九月份開議,依慣例本會期以審查各機關年度公務預算為主。屆時預算審查的攻防過程中,行政院提供的預算,常會存有下列問題,值得全民注意。



△預算未配合全國總資源供需模型



 由於現行預算編列的過程十分冗長,從初始的計畫到最後定案時,相關的經濟狀況可能業已變化,預算書編列如未配合調整,致使預算與國家總資源供需模型明顯不符。例如曾有年度經濟成長預估已修訂,但整個預算的估計參數,仍用舊的經濟成長百分比推估計算,明顯錯誤。



△歲入低估造成國家資源閒置,扭曲公債政策



 一般立法委員在預算審查時,只有注意歲出預算的把關,常常忽視歲入部分的正確性,會影響預算審查的品質。而行政單位往往也會刻意壓低歲入數的估計額,以便提高他們的執行率,甚至創造歲入超收的假象。事實上歲入低估常造成國家的資源閒置,並在歲出需求確定的情況下,也會扭曲政府的公債政策,舉借一些沒有必要的負債、浪費利息支出,對國家財政未必有利。



△歲出結構無法均衡發展各項國政



 我國歲出預算的編列分為「政事別」與「機關別」兩種,從歲出預算的金額大小、結構,可以反映政府對各項施政或各個機關的重視程度。我們透過歲出結構可以看出政府的施政重點,並衡量是否有均衡發展各項政務;但很遺憾的是我國預算在均衡發展功能上尚有不足,預算分配仍停留在政治角力的叢林法則下作業。



△科目編製不當,隱藏性預算嚴重



 會計學是一門專業性學科,加上會計科目本身就有很多種的不同解釋,因此給報表編制者很多彈性運用的空間,把預算做各種隱藏性的調整。例如軍事學校以培育國軍幹部為主,其經費歸屬應屬於國防性質的單位,但因國防經費比率曾被人批評偏高,主計處竟將三軍官校的經費改列在教育預算之內計算。這樣的隱藏性預算現象甚多,值得立法委員仔細查核。



△委辦補助費用浮濫,勿淪為變相買票的工具



 翻開各單位的預算書,可以發現各種委辦補助費用支出充斥,甚至可以說是到了浮濫的程度。因為委辦補助費用是為廣結人脈?尋求支持政策論點?或充當支撐門面的工具?往往無法很嚴格的釐清,若加上預算支出的事後審查權則由監察院執行,立法院並無法有效監督,如果審計部的查核又不能有效執行的話,委辦補助費是各單位很常用來上下其手的項目,最後每淪為變相買票的工具。



△考察、會議等費用之必要性,是否合理?



 我國預算書編列有一個特色,就是各單位的考察項目繁多、大小會議不斷,把政府有限的資源,浪費在沒有效率的使用上,十分不當。

各單位編列考察、會議的金額或許不大,但在整體的預算書裡卻屬於通案的性質,金額積少成多,加上性質上屬於消費性質的支出,很容易發生浪費的現象,值得立法委員注意。



△各機關(首長)小金庫林立



 很多單位首長為了便宜行事之心態,巧立名目設置各種大小金庫來規避監督,非常不妥。前幾年大量中國客來台旅遊,造成了故宮的紀念品熱銷,讓故宮賺進大筆收入。以仿翠玉白菜贗品為例,每個售價一千二百元,成本約僅二、三百元,全年出售紀念品利潤高達上億元以上。這可觀的業外收入,原應編入故宮的歲入預算,繳入國庫;但故宮卻把該項收入列為員工消費合作社的營業項目,由合作社來處理相關的收支,就是一個典型的小金庫案例。



△追加預算、特別預算常態化



 追加預算、特別預算項目,其編列的目的主要在針對緊急突發的事件需要而設計,但現在的運用卻有使用常態化的趨勢,每年動用的比率甚高,有違原先設計的目的。加上很多單位對追加預算、特別預算的使用,又往往與它的性質不符,而變成預算使用的巧門。例如很多的工程採小案綁大案的方式,多次追加預算圖利特定廠商,弊端叢生。前年高達數百億的防洪治水工程經費,很多單位不是用在河川整治,而是花在河邊公園綠美化開銷;可能是河川整治民眾看不到它的績效,但綠美化支出人民較為有感;完全違背了特別預算的精神來使用。

(作者為台聯黨前立委、台北商業技術大學前校長)

發佈日期: 2018-08-28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