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治水如治國,宜趨吉避凶
FB Plurk Twitter  

治水如治國,宜趨吉避凶    石豐宇



 以前曾經看過歐陸與英國引進河狸整治野溪的報導,也曾跟學生提到MIT的吉祥物就是河狸,體現的是環保永續的工程師角色。不過河狸整治野溪對於台灣來說,或許過於天馬行空,尤其台灣面對極端氣候,這樣也不能保證不淹水。重點是我們有沒有尊重自然,不與自然爭地的襟懷,如果沒有,再多的治水經費,恐怕還是丟到水裡。

 我以台南為例,各行政區中,人口密度最高的東區、中西區與北區,每平方公里約一萬二千至一萬四千人左右,南區扣除機場面積,密度也差不多。這些行政區都是府城最早的開發區域,人口密度約為雙北市蛋黃區的二分之一,永和的三之一。以上地區之所以開發早,當然跟災害較少有關。或許雙北的擁擠與高房價令人卻步,但是也因為緊密發展,才讓公共運輸網密集成為可能。

 之後台南不論是南科開發,或是高速公路與高鐵開通,為了避開高密度區域的土地徵收,選擇在過去相對高災害潛勢的區域進行建設,人口也往新開發區移動,尤其交通便利,地價便宜,於是永康、安南、仁德、歸仁、新市、善化成為建商推案最愛。這些區域因為地殼沒有快速上升,所以從過去到現在都容易淹水。然後我們為了保護產業基地與人口新聚落,只好每年不斷花大錢投入治水,彷彿無窮盡的錢坑。當我們債台高築時,我想後代子孫們不禁要問,把產業與新聚落丟在治水錢坑是否明智?

 我認為面對氣候變遷,只能選擇調適,過去我們常說上帝造人,荷蘭造陸,欽佩荷蘭人定勝天,如今面對氣候暖化,海平面上升的警訊,荷蘭人知道加高海堤不但無濟於事,風險反而更高,於是改推還地於水,建設漂浮屋因應。台灣其實也有針對地震、水災、土石流、土壤液化、地層下陷等災害製作風險地圖,也有防災避難地點的規劃,照道理這樣的地圖應該廣為宣傳,並且做為土地開發與公共建設的依據才對。但是台灣最難解的就是土地利益糾葛。看看都市更新難以推動便知,尤其是危險的海砂屋輻射鋼筋屋推動都更都有釘子戶反對,證明台灣人土地利益至上,風險擺最後。如何推動所謂防災型都更,我真的感到很悲觀。或許只有面對極端氣候的不斷考驗,人民與政府才可能真正覺醒。

 那麼居住在高災害潛勢地區的居民怎麼辦?部分地區高風險災害發生的頻率太高,尚未開發的限制開發,已經開發的可以參考古蹟容積移轉作法,並透過防災都更機制,協助居民搬遷至風險低的地區,原地區則改為低密度利用,或變更為國土保育區,過去台灣一直有相關遷村經驗可以借鏡。部分易淹水區如果居民不願搬遷,也可以仿照荷蘭興建水上漂浮屋。

 最後我要說的是,台灣的居住面積不大,災害風險更是全球第一,可是過去我們官員的思維,卻總是太過於工程取向,近年才開始反思國土空間利用規劃配套,如何運用智慧規劃有限居住空間,學一下日本與荷蘭吧。

(作者為麻省理工學院土木及環境工程系運輸博士、台教會會員)

發佈日期: 2018-08-29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