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莫讓入學分數扭曲高教資源分配正義 唐國銘
FB Plurk Twitter  

莫讓入學分數扭曲高教資源分配正義     唐國銘



 台灣的大學多達一五八所,然而,少子化的趨勢加上浮濫普設大學的結果,私立大學倒閉風暴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基本上,普遍的說法是註冊率低,經營績效差,招生不足,被視為優先溺水之列。但若深入探討,發現公立大學與私立大學的競爭基準點是不公平的,其關鍵在於私大生每年所交的付學費是公校生的一倍,學費的高低,決定了公私校競爭力的優劣。倘若私校辦校無特色,又無意願或無能力挹注預算去改善,逐漸被淘汰則成為必然的情勢。

 教育部統計處在二○一八年發表統計報告指出,公私校生數比例分別為卅四.四%和六十五.六%,而公校生平均每位的政府編列經費支出預算為二十六.三萬元,私校生則為十五.七萬。換言之,公校生享有的經費支出預算則為私校生的一.六六倍。然而,每位私校生每年所繳學費約為十一萬元,相較於公校生的五.五萬元,其負擔約為一倍。尤有甚者,平均每名台大人獲國家挹注四十一.七萬元,比其他頂尖大學學生的卅萬元高出三成,更是私校生的二.六五倍,其造成學校競爭力的優劣,從公私校經費支出的懸殊差異,更嚴重呈現反教育重分配的結果。不可諱言,政府的教育政策思維觀點,一直充斥「菁英」思維,讓整個國家發展產生極端傾斜,也造成了世襲階級落差與對立。

 從教育資源分配正義角度而言,因為大學考試成績的優劣,私校生家庭必需承擔付出多一倍於公校生學費的處罰,然而,享有政府照顧的分配預算遠遠不及於公校生的懸殊比例,其所承受的高等教育資源更是天壤之別。以納稅人之義務與權利的觀點而言,相對於六十五.六%公平繳稅的公民而言,其子弟雖唸私校,也應享有的公平的教育資源,然而卻成為相對被剝奪的多數。

 進一步去探究私校家庭的職業別,私校生家長從事技術体力勞動者達卅四.八%,相對於公校生家長則高出一倍之餘。所以,對於出身所得低的家庭又得付出高學費的私校生,唸完大學背負四年四十幾萬元學貸佔了三十%以上,對於一位剛踏出社會的年輕人而言,不但是沈重的負擔,且可能又成為世襲貧窮的開始。以往,台灣年輕人往往透過公平教育機會與資源,力往上游,促成階級流動,彌補社會階級落差,更顯示受公平教育的意義。

 基於社會利益優先與公平正義原則,接受高等教育乃公民的基本權利。大學乃整個社會的一環,它的產出成果由社會分享,所以基於國家教育資源平均分享的原則,公平補助私校學生學費更有其正當性。「私校法」第一條:為促進私立學校多元健全發展,提高其公共性及自主性,以鼓勵私人興學,並增加國民就學及公平選擇之機會,特制定本法。 因此,源自於私校公共性之思考,如何透過教育券政策補貼,彌補公校生學費差異的政策,減輕學生的負擔是迫不及待的。誠然,本於國家永續發展與競爭力,強化頂大教研發展有其必要性與重要性,但在資源分享的政策面,編列私校預算,也應揚棄過去過度偏頗的菁英思維,讓私校生享有合理化的國家資源更是刻不容緩的。因此,如何進行教育轉型正義,促成高等教育正常化與合理化發展,將是政府必需面對解決的議題!

(作者為企管博士、樹德科技大學資管系副教授、台教會會員)

發佈日期: 2018-09-05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