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綑綁 台南市德光高中 陳柏諺
FB Plurk Twitter  

  綑綁 台南市德光高中 陳柏諺

 清晨還未醒,便被督促著趕緊起床,背上沉重的書包,緩緩步向學校,彷彿向山頂行。

 書包裡,裝的是理想,因為遠大所以沉重。一張張考卷、一本本教科書,那是拴住我的重物;一條條的公式、一篇篇文言文,那是綁著我的韁繩,好累。在還未綑綁前,滿是期待,然而被綁住後,才知道這麼累。

 每一天,都是滿懷抱負的開始,老師在臺上滔滔的講課,底下的我們手也不停的認真寫著,每個人的眼裡都泛著光,那是對未來的憧憬,就像登山一樣,以攻頂為目標。下課了,但我們不想停下腳步,拿著問題就到老師身旁問,想要更快達到巔峰,每過一道關卡,都感覺山頂離我們更近了。

 我們高聲喧嘩,一股勁的向上爬,彼此鼓勵著,直到走到懸崖前。

 解不出的考題攤在眼前,這回路窄大家輪流走,誰也幫不了誰。面對考題,我只能埋頭往前行,拿著筆不停的劈荊斬棘,直到崖前。這裡的樹種都不相識,且不知道能否搭橋?生長在旁的藤蔓也不知道夠不夠韌,足以承受重量。怎麼辦?眼看考試時間就要過了,可是依舊沒有頭緒,只能硬試著做出爬梯,放膽去賭。

 還好過了!雖然樹種不同,但特性一樣,而藤蔓的纖維處理過程也有相同效果,成功搭起繩梯,過山崖。我跑向大伙約定之地,想確認大家是否平安。

 「怎麼只有你們幾個?」

其中一人答道:「剩下的人都掉下去了。」

 「都掉下去了……」這一句話迴蕩在我心裡。

 「嗯!不出所料,這題對的沒幾人。」

 一場考試裡,許多人成績落了下去,沒跟上來,但那理想的枷鎖依舊綑綁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會不會是下一個?」自己惶惑地自問,卻沒有任何答案。

 上課了,老師仍舊滔滔不絕,我們也不停抄寫著,只不過眼裡少了光芒,盲著。很快,我也在一場迷霧中失足,失了方向,就這樣被理想綑綁著,剩下幾許無奈。
發佈日期: 2018-09-10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