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深化本土意識」做為地方創生政策的核心價值 陳嘉霖
FB Plurk Twitter  

「深化本土意識」做為地方創生政策的核心價值    陳嘉霖



 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陳美玲日前表示,將在今年底之前提出「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而今年五月時,行政院長賴清德亦已宣布二○一九年為「地方創生」元年。政府以宏觀與長遠的視角擬定台灣的國家發展戰略方針,值得期待。不過,初見國發會的相關政策報告以及主委的談話內容,其地方創生政策的施政目標所對應的社會問題,聚焦在「緩和總人口減少及少子化的趨勢」和「促進國內移民及都市減壓」。上述這些政策問題意識雖不可謂錯誤,但不夠全面完整,對於整體社會結構轉型的意念不足,在問題意識沒有命中核心的前提之下,政策的戰略佈局和內容規劃恐會產生深度不足和方向錯誤,包含推動架構、資源配置、部會分工等也都可能發生偏誤。

 「地方創生」政策原初是由日本發展出來的概念,其特性在於將「地方文化」以及「產業發展」連結起來。基本上,地方創生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創造在地就業,改善人口過度集中於都市的發展不均問題。當鄉村就業問題改善,青年經濟條件好轉之後,自然生育率上升,少子化問題迎刃而解。不過,對於台灣的現況而言,這應該只是地方創生政策整體戰略目標的分支之一。

 那麼究竟什麼才應該是我國「地方創生國家戰略政策」對應的問題意識呢?筆者認為是「深化本土意識」以及「促進在地特色產業發展」。換言之,地方創生應視為台灣社會文化轉型以及經濟轉型的戰略計畫,也具有轉型正義的意涵。

 行政院以及國發會應該修正目前的地方創新政策的問題意識,重新聚焦在「深化本土意識」這個核心政策價值,在這個基礎上朝向「在地特色產業發展」的經濟結構轉型。這個視野更加的宏觀,也更加深刻。我們必須認清,台灣當前的各項國家發展問題,其根源來自於國家認同以及本土文化認同的不足,這個問題根源上升到政治結構,反應出的問題是本土民主政治深化困難,政治上長期被中國勢力的把持,如此也影響公共政策的擬定,長久以來經濟政策刻意傾向中國,那些具有高度中國因素的資本家與中國在台勢力的政治結構交融之下,侵蝕台灣國家競爭力。國家認同與本土文化認識不足的問題,下沉到社會文化層面,則是地方生活的貧乏、人文素養薄弱,轉化的經濟層面,在地產業自然乏善可陳。

 有清楚的問題意識才能擬定正確的施政方針,以「深化本土意識」為地方創生的核心價值,才能將資源正確的用於台灣各地文化的回復與再發現。當真正的台灣文化被重新恢復之後,台灣社會才能發展出正確的國家意識,進而達到政治轉型與民主深化的目標。並且站在「深化本土意識」的基礎,就能走向「在地特色產業發展」,當各地社區、族群重新找回自己的面貌時,包含各地的人文故事、鄉土地景、族群歷史傳說、地方技藝等經濟生產要素被活化,是台灣人民擺脫中國因素資本家剝削的重要籌碼。

 綜上,地方創生政策應被定位為從「文化轉型」的基礎朝向「經濟轉型」的目標,這也是不同價值典範的移轉:從中國文化典範轉向台灣文化典範、從中國因素經濟模式轉向在地文化產業模式。以上述的觀點,才能發揮地方創生政策的效果,從地方出發,為台灣創造生路。

(作者為台聯政策部主任、法學博士)

發佈日期: 2018-10-09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