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評析「兩岸綜合經濟合作協定」 蔡宏明
FB Plurk Twitter  

 評析「兩岸綜合經濟合作協定」  蔡宏明

 準總統馬英九日昨出席三三會發表「新政府施政方針」演講,承諾新政府上任後會與展開大陸協商「綜合經濟合作協定」,涵蓋金融業登陸、投資保障與避免雙重課稅等相關內容。這是馬英九首次拋出兩岸推「第三模式」的「綜合經濟合作協定」概念,意在跳脫兩岸被歸類為國與國關係、或類似中港模式的窠臼,走出符合兩岸特色且具體可行的路,為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創造契機。

然而,兩岸簽署「綜合經濟合作協定」的可能內涵與可能面對的挑戰,卻是新政府必須思考的問題。

 基本上,要理解「綜合經濟合作協定」,必須從國際趨勢來觀察。一方面新的協定除了與區域國家商品與服務業貿易障礙撤除有關的條文外,有愈來愈多的協定其內容擴及爭端解決、區域國家國內制度的調和,以及其他超越貿易自由化的領域,如勞工標準、競爭政策、貿易促進、便捷化與資訊科技的合作等,顯示全球區域經濟整合的內涵有日益「深化」的趨勢。

 二方面由於協定內容深化及廣化,各國所簽署之協定名稱已不侷限於Free Trade Agreement,而有Closer Economic Relations(CER)、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CEP)等不同的稱呼。如日星新世紀經濟夥伴協定、中國—東協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等。二○○八年四月十四日日本與東盟所簽訂的FTA,也以《經濟合作協定》(EPA)為名。

 因此,在「定位」上,「綜合經濟合作協定」可以視為建立未來兩岸經濟整合的「框架協議」,若真正實現,未來兩岸除了可以確定在一定時程(五或十年)內,逐步取消所有貨物貿易的關稅與非關稅壁壘、逐步服務貿易自由化、建立開放和競爭的投資機制,便利和促進兩岸投資、建立爭端解決機制之外,甚至於可以透過協商,逐漸形成允許貨物之自由流通及採取共同之對外關稅及貿易政策之外,並允許其他生產要素(如人員、資金、勞務、商品)自由流動之共同市場。

 更重要的是,「綜合經濟合作協定」可以在傳統的區域經濟合作組織形式之外,強化兩岸經濟合作的範圍,例如透過「綜合經濟合作協定」兩岸可以確定投資促進與保障、農業、資訊及通訊技術、產業標準、人力資源開發、銀行、金融、旅遊、工業合作、交通、電信、知識產權、中小企業、環境、生物技術、漁業、林業及林業產品、礦業、能源等兩岸經濟合作的優先合作的領域。

 至於,在邁出「綜合經濟合作協定」的第一步時,新政府必須有一套機制,防止在選舉期間有極大爭議之「共同市場」可能導致「臺灣的男人沒有工作,女人沒有老公,兒子都會被送去黑龍江!」。對此,台灣可以透過兩岸平等協商,限制敏感性大陸農工產品進口、不開放大陸勞工來台、建立嚴格產品標準與檢驗制度,管制黑心產品入口,而避免對臺灣的衝擊。

 當然,「綜合經濟合作協定」是兩岸長期性的發展框架,台灣對於該發展框架的建搆,除了如何構建對話的政治基礎外,更重要的是必須先確立未來台灣長程的經濟產業發展願景與策略。進而思考「綜合經濟合作協定」如何為台灣長程的發展願景注入活力,以及在這過程中,台灣應有的大陸經貿與全球佈局策略。(作者為全國工總副秘書長)

發佈日期: 2008-05-07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