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他字案證人當被告抓 法部遭糾正
FB Plurk Twitter  

 〔記者陳漢明台北報導〕檢調偵辦新黨青年軍王炳忠違反國安案時,以「他案」方式預立傳票、拘票及搜索票「三票齊發」,同時將王炳忠以證人身份傳喚、拘提、搜索到案,嚴重侵害訴訟當事人人權。監察院通過監委王美玉提案糾正法務部。

 王美玉指出,刑事訴訟法明文規定「被告」與「證人」身分及各種強制處分要件,現行規定被告有緘默權,可以聘請律師,證人則沒有律師在場權,致現行實務經常變相採用「他」字案件方式,以法未明定之「關係人」身分進行通知,甚或假借「證人」而剝奪「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緘默權與接近律師之權利,被傳喚者之法律地位,實質上究為「被告」抑或「證人」或「關係人」,均操諸檢察機關認定;另外,檢察機關對於第三人(證人)搜索時,得以三票齊發之方式,於搜索前預先開立拘票,以期於出示傳票後,若發生拒絕到場之情形時,立即拘提證人,形同逮捕被告之手段。

 王美玉表示,更嚴重的是檢察機關將「證人」視為有犯罪嫌疑拘提到場後,可以不准許證人離開,且不受憲法第八條所定二十四小時人身自由保障之限制,這些作為均造成證人地位比起被告猶有不如,台灣自詡為民主法治國家豈能如此為之。尤其他案制度除逸脫刑事訴訟法規範外,明顯已違反憲法人身自由保障與違反公平法院原則,自應糾正法務部,立即檢討改善,以保障訴訟當事人基本人權。

 糾正案文指出,一、檢察機關偵查「他」字案件之法源僅為行政規則,所為「行政簽結」本為內部行政處理方式,分別由法務部及高檢署自行訂頒「檢察案件編號計數分案報結實施要點」及「高檢署所屬各地方檢察署及其檢察分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並無任何法律依據。

 二、「他」字案原為處理無法確定犯罪者為何人時及當事人未以司法狀紙所提書面告訴、告發之程式不合法的權宜措施,演變迄今他案卻得為刑事訴訟法傳喚、搜索、扣押與監聽等各種強制偵查處分,而不受刑事訴訟法有關偵查終結等法定方式(起訴、不起訴或緩起訴)之限制,衍生侵害當事人訴訟基本權與有無違反法律保留原則之疑義已久,法務部迄未解決爭議,核有違失。

 三、現行「他」字案件制度明明採用刑事訴訟法所定之強制偵查手段,卻規避刑事訴訟法偵查法定原則之基本拘束,違反法律優位原則;縱使關係人或證人遭搜索、扣押、傳喚、拘提或長期監聽,均得採取行政簽結之非法定結案方式,使訴訟當事人無從救濟,嚴重侵害當事人訴訟基本權,顯有違失。
發佈日期: 2018-12-15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