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李宓母親躲債過年無人陪憂鬱症再犯;跆拳黑帶高宇橋戲裡扮渣男,
FB Plurk Twitter  

〔記者陳春桂台北報導〕李宓母親躲債過年無人陪憂鬱症再犯;跆拳黑帶高宇橋戲裡扮渣男,戲外滴酒不沾、連夜店都很少去,自曝是被劈腿常客!

 喜歡跳舞的李宓,大學時期跑夜店只為秀舞技,當年在夜店的Dancing Queen舞蹈比賽,屢屢得到冠軍。這回在緯來電影台《N世代》戲裡,飾演高宇橋未婚妻,出資開公司讓另一伴當總裁,卻始終得不到對方的真心,只能往夜店找快樂!

 李宓悠悠說:「這角色好像是導演為我量身打造,現實生活我也碰上這樣的男人,為男人砸重金開公司、花錢買保險取悅對方,最後男方還是拋下我另結新歡。」

 李宓曾因情傷、加上家庭因素,兩度憂鬱症發作,吞30顆安眠藥自殘,至今仍找諮商師心理諮詢;她透露:「今年過年第一次沒有親人陪伴,母親因欠債好幾百萬,不願意還躲著我,隔天大年初一一大早醒來,感傷自己一個人,不禁落淚,希望能有自己的家,感受家人的溫暖。」所幸過年期間李宓經營的桌遊店天天爆滿,荷包滿滿也算有收穫。

 高宇橋戲裡周旋在未婚妻李宓與小三間,劈腿行徑讓網友大罵渣男,現實生活他卻滴酒不沾、連夜店都很少去,「其實被劈腿的都是我!以前交女友沒有定下來的心,忽略另一半感受,連續兩任的女友最終都琵琶別抱,是自己的問題,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現在變成熟,心態不同了。」

 首次演戲高宇橋就碰上親密床戲,沒經驗加上緊張,他坦言:「我只想快點拍完,怕對女生不禮貌,但該動的時候僵了,導演看不下去,就從後面推我動,再配合運鏡才拍攝完成,自己想來那畫面都覺得好笑。」

 喜歡練武打、極限運動的高宇橋,從小與弟弟高以翔一起練跆拳、健身,兄弟倆長大後興趣不同,因工作關係分隔多地,他笑說:「現在跟弟弟約健身得抽號碼牌了」;有跆拳道黑帶基底的高宇橋,未來想朝甄子丹的武打明星路邁進!

 (圖文說明:李宓母親躲債過年無人陪憂鬱症再犯;跆拳黑帶高宇橋戲裡扮渣男,戲外滴酒不沾,還是被劈腿常客!照片提供:緯來電影台)
發佈日期: 2019-02-16 08: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