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博大與精深
FB Plurk Twitter  

博大與精深          李宗穎



 博大與精深常常被放在一起,好似如果博大就必然精深,常聽到某某文化博大精深、或某某人學問博大精深。事實上,要博大就很難精深,要精深就很難博大,正所謂樣樣精通,樣樣稀鬆。另一種說法是:見林不見樹,見樹不見林。聚焦在局部,就看不清全局;而聚焦在全局就會忽略某些局部。

 少數人窮盡洪荒之力,登上某一個領域的最高峰已經是非常不容易,遑論同時在兩個或以上的領域登峰造極。喬丹號稱籃球之神,打棒球和高爾夫球卻不怎樣。而登峰造極也有時效性,沒有辦法永遠在最高峰,一代網球傳奇球后威廉斯(Serena Williams)被後起之秀大阪直美(Naomi Osaka)取代,其他運動領域亦不例外,傳奇高山滑雪運動員林賽沃恩(Lindsey Vonn)最近宣布退休,光環已經聚焦在後起之秀米凱拉席弗琳身上。

 在學術界也一樣,物理學目前最大的挑戰是無法協調重力和量子力學等種種學說。其他領域也面臨類似的問題,經濟學總體經濟(Macroeconomics)和個體(Microeconomics)也常兜不攏,不同學派各有其道理,卻有時互相矛盾,自身也有無法自圓其說的地方。不只是人類,最近很夯的人工智慧也不例外。根據台灣旅日圍棋職業棋士王銘琬的觀察,擊敗眾多圍棋職業高手的AlphaGo,擅長分析全局,卻拙於地方局部廝殺。

 放在政治經濟的領域亦不例外,要參加國際組織就不得不犧牲一些國家利益、甚至主權和民主(看看歐盟和歐元區諸國)。全球化開始之初是見林不見樹,只專注在全面利益的增加,卻忽略各個局部產生的問題,例如少數較不具競爭力的國家,或是在已開發國家內較弱勢的族群。最近幾年鐘擺效應逐漸浮現,各個局部反對勢力漸漸崛起,英國脫歐和各國內部民族主義興起充分反映此一現象。

 台灣有一群人長久以來,不知是有意或無意,總喜歡將和中國的所謂的「兩岸關係」(台灣海峽兩岸)視為最重要的關係,避談國際形勢。殊不知「 台灣海峽兩岸關係」只是台灣外交關係的一部分,更受到國際局勢、特別是美中關係牽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若是沒有美國保護,台灣可能早就被中國共產黨解放了,台灣數十年來經濟發展的主要也有賴美國幫忙,無論是技術或是市場。雖然後來主要出口到中國(佔台灣總出口四成),最終市場仍然是美國。也許還有少數人覺得靠美國很丟臉,但是放眼自由民主陣營,從歐洲、日本、到南韓,哪一個國家不需要美國?偏偏台灣大多數媒體只拚命談和中國的關係,至於美台關係則避而不談。

 最近隨著台灣總統大選的腳步漸漸逼近,各種「兩岸」的論述紛紛出籠,從柯P的「兩岸一家親」到韓國瑜的「指腹為婚」甚至「你儂我儂」,還有吳敦義與朱立倫岳父不約而同地拋出「和平協議」,只盼望中國獨裁者習近平關愛的眼神,雖然他們也知道台灣要選總統的候選人無可避免地要先去美國面試,而美國將中國視為敵人已經是舉國上下共識。從大局著想,在巴結中國之餘,請至少告訴台灣人,中國經濟如果崩潰,台灣的經濟要靠誰?

(作者為美國德州農工大學經濟學博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發佈日期: 2019-02-20 08:10:00














分類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