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守護者的觀察 蘇渝雯
FB Plurk Twitter  

  守護者的觀察 蘇渝雯

 今日清晨,身旁來了一棵新同伴,那副嬌羞怕生的模樣,讓我想起多年前……

 那時他只是棵新生的楊柳,環顧四周皆是前輩們。春天和煦的陽光灑下,麻雀和綠繡眼輕巧地在我們之間跳躍,這裡好似專屬我們的基地--沒有人類的嘈雜聲,只有鳥類偶爾啁啾著。我垂著秀髮,使其隨風飄曳;硬挺的樹幹讓我得以挑望美景;牢固的根部是我的依靠,供我養分,使我成為最幸福的植物。然而這早已成為歷史。

 這基地終逃不過人類的勢力範圍,被開闢或供人休憩的公園。許多同伴因此被處以死刑,並以遊樂園設施取代。我則是被連根拔起地移動到湖的周圍,好像柳樹一定要環湖生長;右側樹枝被硬生生鉅下,逼著我向湖水彎腰;偶爾,葉片被折下,當作「折柳送別」的道具……面對朋友的離去及身體的毀壞,我也只能默默承受,畢竟沒有能力逃離。

 倘若我能像麻雀一般自在移動,我必定隨著牠們離開此處,尋找下一片基地。那將會是偏離一偶,沒有人類恣意侵入的祕境。陽光依舊溫暖著我們,鳥兒而仍能穿梭於我們之間,土讓供養著我們,而我將抒展枝葉成為曾經那樣幸福的柳樹。

 炙熱陽光如萬箭刺在我身上,我腰酸背痛地,疼惜著那些失去的葉片。一滴淚自傷口流出,墜入湖中,沒有人類發現,也無人知曉,我心中那份悲痛與渴望。
發佈日期: 2019-02-20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