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川金會可樂觀期待但也需時間與機會之窗
FB Plurk Twitter  

川金會可樂觀期待但也需時間與機會之窗

--川金會不只關係到川普及金正恩個人的前途,還牽涉美國與朝鮮關係的發展,更牽動東亞局勢的穩定,因而吸引全球注目。



二月二十七日晚上,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進行二度川金會。這可以說是全球矚目的大事。它所牽連的不僅是川普與金正恩個人的國內政治行情與歷史定位,也涉及美朝關係的發展以及東亞的區域政經形勢,因此各方皆屏息以待。而很多媒體所散發的小道消息可以說五花八門,琳瑯滿目。究竟真實為何,仍需繼續密切觀察。不過,雖然很多消息面無從考證,倒是我們可以透過結構性的角度而勾畫出一些樣態與發展的輪廓。

首先,從美國與朝鮮各自的利益來說,這是正面的事。從美國的角度看,如果能因為朝鮮半島無核化的進展而使美國少了一個安全上的威脅,又可開發北韓這塊經貿處女地,這對美國絕對是有利的。從北韓的角度看,核武固然是工具,但核武終究不能當飯吃,如果能與美國關係正常化,不僅可以化解經濟被制裁的窘境,其關係正常化所帶來的好處多多,更有助於北韓與周邊國家關係的發展。去(二○一八)年四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訪問平壤時曾問金正恩「有沒有非核化的意志」,金正恩回應「我也是有孩子的父親和丈夫,不希望我的孩子背負核武過日子。」金正恩講這番話或有謀略盤算,但相信被經濟制裁後的百業蕭條已使他在治理國家上的困難度日增;核武固可以令敵人心生恐懼,但後果與代價都非金正恩能夠承受的。

其次,以川普的政治霸氣與不可測的性格,即便川普以前講的話,時軟時硬,莫測高深,但畢竟他果斷的作為有例可循,包括美國退出跨太平洋經貿夥伴關係、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對中國的貿易報復、以及不顧政府運作停擺的困難而在邊界強勢築牆等等案例看來,可以說是言出必行。這看在經濟瀕於破產的北韓金正恩眼裡,對川普出重手的可能性是不能輕忽的。更何況,美朝之間綿密的接觸早已鴨子划水般地展開。目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從還是中情局局長任內起多次穿梭平壤、紐約與華府間,與北韓高層會晤,便是針對北韓非核化的議題。川普啟用蓬佩奧擔任國務卿,正顯出川普對於朝鮮議題的重要性。在此情況下,相信金正恩會想,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起而合作,反而可以獲得較多的利得。

至於在上次川金會後雙方的協議幾乎沒有達成什麼實質效果,川普遭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和安全官員的警告,同時,根據衛星影像分析和美國外洩的情報資料顯示,過去一年間,北韓持續製造並擴大核子能力,而預估北韓仍擁有多達七十枚核武和超過一千枚彈道飛彈;北韓也有數個秘密鈾濃縮設施仍在運作。但這些負面或消極的評價都沒能阻止川金會的登場。這裡可以看出,金正恩亟思為長期面臨經濟困頓的北韓尋求突破的急切心情,以及川普堅定的信心。

在上述的基礎上,川普一些老狐狸的話術,看似退讓,其實是高招的,他有顧慮到金正恩面對國內的「面子」問題以及如何對他的強大鄰居習近平做一交代的一些鋪陳,諸如:他自爆獲日本首相安倍提名他角逐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可讓外界覺得他比金正恩急;且說「金委員長或許比任何其他人更加了解,少了核子武器,他的國家可能迅速成為世界上強大經濟勢力之一。」誘之以利,讓金正恩可對內部鷹派與反美的勢力有所交代;又說「我不著急,我不想催促任何人」;「我只是不希望北韓測試武器,只要不進行測試,我們就很高興。」這些顯然是以退為進以及「以大事小以仁」的攏絡策略之體現。

當然,朝鮮無核化牽涉方方面面的因素,不可能一蹴可幾,有時甚至會偶有緊張、矛盾,甚至倒退的可能。畢竟,美國與北韓畢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政治體制,從不信任到友好往來,非一朝一夕能達成者。同時,北韓非核化的複雜進程、國際對北韓的制裁、韓戰的終結等都是需要時間深入討論的議題,這個難解的程式需要時間,更需要機會之窗。



發佈日期: 2019-02-28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