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中央地方合力做好治安維護
FB Plurk Twitter  

中央地方合力做好治安維護

--人民是國家主人,由國家主人出資請了公僕為的就是讓政府正常運轉,在治安方面的成效由警察負全責乃天經地義。



 「安居樂業」是民眾最大的期待,治安不好,人民就無法安居,生活居住不安,就業情況一定受到干擾,社會就會處於動盪不安之中,直接影響到人民對政府的感受,政府如果長期不能把治安做好,結果很可能就是在下一次選舉中被選民用選票淘汰掉。去年底九合一大選剛過,民進黨兵敗如山倒,眼看明年初總統併立委選舉又將到來,治安成敗也成為選戰勝負的關鍵之一,但民眾需要的只是一個良好的居住品質,不需要過多的政治算計。由於近來特種行業毒品氾濫、店門口鬥毆事件頻傳,影響民眾生活,也造成社會的躁動不安,行政院長蘇貞昌嚴重關切之下,日前在治安會報下達嚴厲指示,要求各特種行業不能賣毒、不能打打殺殺,門口不能有任何鬥毆,類似的狀況,若沒有馬上處理、未能有效處理,便是警察局長不適任;如果鬥毆發生在門口,就換掉地方警察局長;蘇貞昌會中還同時強調「警察螺絲不能鬆」。

 積極做好全國治安工作,還給民眾一個安全純淨的生活環境,本來就是警察人員必須辦理的首要業務之一,蘇貞昌重視特種行業的亂象,要求各地方警察局長強化治安維護,不賣毒、不鬥毆,不要干擾民眾生活,這既是行政院長的本分,也是他強調的「接地氣」的實際表現,本應受到各界讚譽與支持,不料卻反而掀起警界基層一股民怨,除新北、台中、高雄三都市長紛紛表示不同意的看法,警大退休教授葉毓蘭更以「酷吏」稱之,實是始料所未及。

 蘇貞昌作風向來強硬,做事只講效率,不留情面,因此向來給人留下「強勢」的形象,若再超過一點,其實就很接近「酷吏」的程度,但兩者畢竟還是有所區別。就以這次特種行業事件來說,特種行業的經營者都有或黑或白的背景,人際網絡盤根錯節,要期其單純經營幾乎是緣木求魚,而也由於背景不單純,警方在治安維護上也難竟其功,久而久之就成為治安的死角與犯罪的溫床,若沒有雷厲風行的魄力,很難加以淨化甚至根除。蘇貞昌的發飆正是在這種狀況下所引發的雷霆之怒,理應受到正面肯定,且中央跟地方都應體認這種社會氛圍,共同打擊犯罪,犁庭掃穴,杜絕不法。

 蘇貞昌的正義之怒值得肯定,但是在作法上,還是可以委婉周延一些。所謂「如果鬥毆發生在門口,就換掉地方警察局長」的重話,雖有震懾作用,卻不一定可行,否則一旦落實執行,只要經營者、黑道、毒販、一般消費者,甚至心存不滿的下屬故意聚眾滋事,警察局長就得撤職下台,這個地方治安的首要職務將變得如砧上肉任人宰制,為了不被撤職查辦,警察局長除了攘外,還得安內;同時必然增加對於特種場所的查察勤務,夙興夜寐,勞師動眾,備多力分,讓原本就已吃緊的基層警力更加疲於奔命,那就真是警界的悲哀了!

 兵法所謂「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任何施政都必須經過周詳的思慮,考量全盤態勢,訂定萬全政策,並且貫徹執行。蘇貞昌這種「怒而興師」,逼得地方對特種行業「慍而致戰」,並非上策。在行政院長的治安要求下,宜讓地方警察局長「因利而制權」,針對各地特殊情況,找出問題關鍵、制定有效破解之道,中央與地方密切支援,合作無間,迅速改善擾民的販毒、殺警、鬥毆亂象,還給民眾一個乾淨安全的生活空間,這就是兵法所說的「以正合,以奇勝」,這樣的施政必然受到各方的肯定與讚譽。

發佈日期: 2019-03-10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