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台大校長應有教育者的品德
FB Plurk Twitter  

台大校長應有教育者的品德

 ││教育首重身教,尤其是受人尊重的大學校長更要有高於常人的品德,台大校長犯了嚴重錯誤卻怪別人,教育病了。





 台大校長管中閔日前以「走過慘綠歲月」為題,在台大「通識教育論壇」發表演講,這是他第一次以台大校長身分對台大學生發表演講。長達九十分鐘的演講,管校長娓娓談起從高中到二○一七年的求學、講學與從政之路,現場氣氛熱絡,但當被聽眾問到去年「卡管」一年的感受和論文抄襲事件時,管校長的回答就失去了教育者應有的品德。

 「品德」包含「品格」(character)與「道德」(morality)的意涵。品格教育家李可納(T. Lickona)認為好的品格是一種個人或群體所認同並遵守的正向價值規範,且是發自內心的良善覺知;「道德」定義則是指人類經由理性反省後外顯的行為規範,用來判斷善惡對錯價值的標準。現在,我們就用品德的意涵來檢視管校長。

 首先,管校長形容卡管是「不堪回首的一年」,飽受攻擊和抹黑。當時他因壓力大視網膜剝離,得一天二十四小時趴在床上不能動,阻隔外界所有訊息。試問,管中閔擔任教授時兼職台灣大獨董等三職問題、台灣大副董蔡明興任遴選而未利益迴避,以及論文抄襲事件仍有爭議等問題,在這些重大問題未解決前,管中閔自認適合任職校長一職嗎?

 以兼職台灣大獨董三職來看,管中閔出任台灣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審計委員會委員及薪資報酬委員會委員,與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蔡明興委員(台灣大哥大副董事長)之間顯有特殊重大利害關係,管中閔沒有主動說明兼職台灣大一事,確實有違利益迴避原則。對此,學界人士多援引美國遴選大學校長為例,說明校長候選人做到「主動利益揭露」只是低標,而非被動地受到指控才進行澄清。管校長既做不到「主動利益揭露」,也做不到澄清,僅是一味地喊冤。

 其次,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於去年一月質疑,管中閔與前國發會副主委陳建良在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與台大經濟系合辦研討會中聯名發表的學術論文,疑似涉及抄襲另一篇碩士論文,台大隨後召開學術倫理委員會,經參考和確認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相關資料後,認為該研討會偏向較非正式的學術會議,不屬於台大學術倫理規範的處理對象,因此決議不予立案調查。這個決議傳達一個訊息,即是在學術研討會發表的論文可以豁免研究倫理的要求,可以不用遵守基本規範(例如引用確實)。正當許多人對此決議感到困惑時,管中閔的回應竟是在臉書發起「全民連署敦促教育部退出政治干預,尊重大學自主」的活動連結,顯然毫無羞愧之意。

 回顧當初,吳茂昆去年四月上任教育部長後,管案終於拍板定案,教育部宣布不發聘書,而葉俊榮上任後,卻於十二月二十四日突然宣布教育部「勉予同意」管中閔上任台大校長,「卡管」結束。雖然管案已結束,但在台大「通識教育論壇」上面對聽眾的問題,管校長仍不承認自己的錯(或是疏失),還用「被攻擊和抹黑」來掩飾錯誤,這種全然無視自己問題且無反省的人,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教育者的品德。一個缺乏品德的人真的能成為一校之長領導師生嗎?
發佈日期: 2019-03-11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