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荒唐的抽菸救長照 快改吧 劉一德
FB Plurk Twitter  

荒唐的抽菸救長照 快改吧   劉一德



 民進黨針對去年底敗選檢討,指向施政不接地氣造成民怨,其中菸稅調漲到卅一點八元(增加二十元),菸品價格漲幅達三十七%到六十九%不等,引起勞工反彈。為消除明年大選不利的因素,綠委紛紛向行政院蘇院長反映,希望減收菸稅,積極化解癮君子的不滿。當初荒唐的「抽菸救長照」政策,也是蘇揆不得不面對的嚴肅課題。

 二○一七年初,民進黨政府為了籌措「長照二.○」財源,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修正案,將「長照服務發展基金」改為「特種基金」,並從調高遺贈稅、菸酒稅、房地合一稅等,挹注長照財源,以滿足總統選前所承諾的每年三百三十億元長照支出。但新法上路半年,統計菸稅為長照基金挹注了五十五點六億元,以一整年來推估,僅有約一百十一億元,與財政部預估的二百三十三億元差距甚大。每年高達一百多億元的菸稅缺口,不禁讓人懷疑,長照二.○還能撐多久。

 姑不論選票考量,從健康的角度,不應該鼓勵抽菸。但對許多基層勞工而言,抽菸是舒緩生活壓力的小確幸,與長照根本沒有因果關係,以增加菸稅來填補長照經費,形同劫貧濟富,造成相對剝奪感。何況菸稅是不穩定的機會稅,不宜做為長照財源。更有甚者,據財政部資料,去年查緝私菸創四年來新高,刷新歷年第五高紀錄,顯示調漲菸稅導致私菸走私猖獗,還使得原本的健康福利捐,反而因走私菸關係,短少收入。

 以增加菸稅來填補長照經費具有道德爭議,即政府到底是希望民眾多抽菸繳菸稅,使得長照有穩定財源?還是重視國民健康,鼓勵民眾戒菸,導致長照財源匱乏?臨床研究證實,吸菸帶來社會的損失不僅是醫療費用,還有增加照護、公安等多方面的影響。菸草與疾病間的因果關係,明顯存在於癌症、中風、心肌梗塞、失智症等治療上所產生的醫療費用,因為這些疾病所需的照護費用,因菸草引發火災的消防費用等。諷刺的是,台灣卻以菸稅做為長照基金的重要財源。

 根據國民健康署統計,台灣二十歲以上的男性吸菸率超過三成,四十一至四十五歲達到四成,二十至四十五歲女性的吸菸率超過二成,可見抽菸的人,都是輕壯族群。以傷害最有生產力的青壯年人的身體健康與金錢負擔,來為長照籌措財源,讓這批人很快也會跟著倒下去而需要長照,用不斷製造未來需要被長照的人數與財務負擔的方式,為當前的長照籌措財源,是最莫名其妙,最矛盾的政策。

 長照政策最重要應該是,努力減少未來需要長照的人數。讓青壯年人保持健康,使未來需要長照的人數與規模能儘可能的縮小,為不會無限擴大規模的長照籌措財源才會有意義。如果每包菸漲了二十元,香菸仍然大賣,菸稅收入到達財政部預估的二百三十三億,我們到底該高興靠著更多人抽菸,所以長照能作得下去?還是該難過有更多人抽菸,未來會讓長照撐不下去?我們應該為收不到菸稅而高興,而不是為了收不到菸稅無法做長照而煩惱。

 我國即將在今年邁入「高齡社會」,預計八年後成為「超高齡社會」,長照經費的挑戰,實在令人擔心。平心而論,當前朝野各自堅持的稅收制或社會保險制,都存在大政府的思維,也就是由政府一肩扛起國民長期照顧的責任。但好大喜功,濫開選舉支票背後的現實是,台灣並非高稅率的社會福利國家,政府不可能獨自承擔如此巨大的責任。所以當前政府極需要的,應該是妥善運用有限資源,落實弱勢民眾的長照需要。

 長照財源或許無法一時找到最適切可行的方案,但依《長期照顧服務法》規定,基金來源應於施行二年後檢討。以化解民怨為首要目標的蘇內閣,應盡速針對荒謬的菸稅救長照展開修法。知道錯了,朝令夕改又何妨。

(作者為台聯黨主席)

發佈日期: 2019-03-12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