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疾病預防宣導不應重城市而忽略鄉村偏遠地區
FB Plurk Twitter  

  疾病預防宣導不應重城市而忽略鄉村偏遠地區

 日前,衛生署腸病毒重症審查委員會委員黃高彬公開指出,該會三年來審查的一百六十餘例重症病例中,有七成是在病發初期看錯科別而延誤診療,使部分幼兒因而併發心臟或中樞神經病變,甚至死亡。黃高彬的坦率之言,頗令一般家長憂慮。

 事實上,今年年初時,疾病管制局接獲兩起疑似腸病毒感染併發重症通報個案,經過疾管局綜合病程與實驗室資料分析後,判定兩者均為重症確定病例,而檢驗結果皆為腸病毒七一型陽性。依據疾管局的統計資料,台灣全年都會有腸病毒感染案例發生,但此次所傳出的腸病毒七一型案例,在沉寂兩年的時間後,近來有上升的趨勢。因此,目前雖非腸病毒流行的高峰期,但衛生主管單位仍大聲呼籲民眾及教保育機構,必須注意個人、幼兒及學童衛生,以降低感染機會,進而避免重症的發生。

 自從地球出現生命以來,微生物侵犯人體的意圖從未停止過,其中部分甚至依賴人體而獲得生機與繁衍,因此人類與微生物之間的戰爭可說從來沒有停止過。微生物種類繁多,例如著名的細菌與濾過性病毒(簡稱病毒),且為人類肉眼所不能見,因為與同樣具有生命活力,可以不斷演變進化,圖求適者生存,所以人類對抗微生物的武器也必須源源不絕的供應,才可能在這場生物戰中居於不敗之地。這些武器,便是醫藥界努力研發的抗感染藥物,經常被概稱為抗生素,其實對抗細菌的藥物稱為抗生素,對抗病毒的正確名稱應為抗病毒劑。

 檢驗近代醫藥史,我們可以發現,抗病毒劑的發明速度遠遠不及抗生素,有能力對抗病毒的藥物屈指數來,療效明確的可能還不到十個。因此,近年來,許多威脅人類的感染疾病,也明顯殃及台灣的,包括長久以來的感染性B型與C型肝炎,二十多年前曾造成許多小兒麻痺症病例的脊髓灰質炎感染,五年前橫掃台灣南北的SARS,向來處於風聲鶴唳狀態的禽流感、流行性感冒,以及每年都有病例的腸病毒等,都是來自個體比細菌微小的多,但經常危害更大的病毒。

 病毒感染的傳播途徑各異其趣,飛沫傳染的SARS造成人人自危的社會關係,屬於接觸性感染的腸病毒,或許因為台灣全年都有個案報告,加上連續幾年後媒體的渲染力似乎較低,因此民眾常掉以輕心,即使偶爾出現重症死亡案例。其實,腸病毒的傳染力極強,在人與人密切接觸、互動頻繁的處所,包括家庭與幼稚園、托兒所、安親班等地方最容易傳播,三歲以下嬰幼兒因為免疫力較低,且無行為自主能力,或無足夠能力管理自身衛生,容易經由大人摟抱、親吻,或與其他孩童遊戲互動而感染腸病毒。如同其他多種病毒感染,目前並無特定藥物可以有效治療腸病毒,因此預防措施同等重要,阻絕傳播途徑是不二良方。

 因此,提醒大人回家後要先洗手再抱幼兒,如經醫師診斷感染腸病毒時,務必立即就醫,儘速接受治療,以免錯過治療的黃金時間。同時,全國各教保育機構,也要注意兒童活動環境的衛生及通風,及幼學童衛生習慣的教育與養成,尤其是帶毛玩具,要經常清洗消毒,並隨時注意幼兒、學童健康狀況,一旦發現異狀,應立即通知家長與迅速就醫。

 自從爆發型新興感染症SARS入侵台灣後,國人已有多次與政府攜手對抗病毒感染的經驗。只是,我們特別要提醒民眾,對於常年存在,年年出現的腸病毒感染,其實嚴重的病例同樣也會致死,而且並無有效的藥物可提供針對性治療,因此,遵行上述簡單不困難的預防措施,仍為上策。

最後,我們也要呼籲衛生署及所屬的疾病管制局與相關單位,應該針對腸病毒等重大病症做好預防、治療的配套規劃,更重要的是,要站在民眾的立場,瞭解民眾的需求,尤其在疾病預防的宣導上,更要深入地方基層,而非集中在都會區或特定的媒體,以免造成正確資訊的不正確傳播,讓民眾因為資訊不足而做出不正確的判斷,以致看錯科別、吃錯藥,犧牲無辜生命。





發佈日期: 2008-01-20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