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馬政府需加把勁以彌補對日關係 賴怡忠
FB Plurk Twitter  

馬政府需加把勁以彌補對日關係   賴怡忠

 日前「產經新聞」曾以頭版報導,在馬英九就職第二天,在一場與來訪日本賓客的餐宴上,因為翻譯官錯譯,而導致台日間對話牛頭不對「馬嘴」,甚至多位台灣陪客當場認為日方要求頗不合理而語帶?怒。當天台日會面以一個十分不愉快的氣氛收場。產經新聞認為現場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日方主客(日華懇會長平沼赳夫)的語意為何,因此翻譯官不應錯譯,也要為此台日爭執負責任。

 但仔細思量,產經新聞把台日爭執歸罪於翻譯官的錯譯,可能過於以偏蓋全。因為當天狀況起碼突顯兩個重大問題。第一,為何沒有半個台灣陪客提醒翻譯官,甚至提醒馬英九,與日方的對話已經出現「馬嘴」不對牛頭的現象。第二,一個小小的翻譯錯誤,竟會導致台日出現「拌嘴」甚至「吵架」的情形,其顯示馬政府上台的台日互信脆弱程度,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以筆者的了解,當時在場的外交部蘇姓翻譯官,可說是外交部日文翻譯的第一把手,過去負責翻譯時沒有出過大錯。雖然日華懇會長平沼赳夫在手術後,聲量與過去相比微弱許多,但陳總統與平沼對話時,也沒聽說因為聲音過小而出現重大翻譯錯誤的問題。雖然這不能保證翻譯官永遠不會犯錯。但離譜的是,當天陪同馬英九與日方見面的台灣官員數量不少,竟沒有半個人提醒翻譯官與馬總統這方面的問題,而且還助長拌嘴氣氛,紛紛加入戰局,以示同仇敵愾齊心對日抗戰。

 只有兩種可能性可以解釋這種怪異現象。第一種,是在場的每個人供奉馬英九如神明,認為馬總統永遠是對的,哪敢斗膽冒犯天威,一但因誤會出現爭執時,不是去消除誤會,而是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奮力挺馬以示忠誠。這也意味馬英九旁邊充滿逢迎諂媚的無能之士。

 第二種可能,是當場的台灣陪客沒有半個人懂日文,因此根本不知道翻譯官出現錯譯,所以一路跟著錯下去。由於按慣例,國安會負責對日業務的資深官員,多會是陪總統接見日方貴賓的基本成員,因此這也表示馬英九的國安團隊,缺乏真正懂日本的人才。

 第二個被突顯的問題,是小小的翻譯錯誤竟會導致台日爭執,甚至氣氛被破壞的情形。這意味現階段的台日互信有多麼脆弱。實際上,平沼之所以對馬總統提出那樣的發言,主要是與馬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完全不提日本有關。馬英九只提美國不提日本,表明馬英九與過去民進黨八年在外交戰略出現重大差異。民進黨強調台灣與美日同盟的關係,主張台灣需建立與美日同盟的緊密聯繫,作為鋪陳兩岸關係的基礎。但馬英九的就職演說不提日本,意味著馬英九的兩岸關係,是在「美中台」的架構下進行,而不是在「美日同盟-中-台」的關係下處理。日本對台灣的關切,會在這樣的戰略轉折上被邊緣化,對日本是十分不利的。

 實際上,當馬英九當選總統後,日方十分擔心屆時台日關係是否生變,導致在台海的利益被影響。在四月胡錦濤訪日時,日本不僅擋掉中國要日方將「不支持台獨」在第四公報中文字化的壓力,還在胡錦濤訪日前四十八小時,與台灣簽署台日航空的相關協定。這種種作為,應是有意讓馬英九了解日方有意維持日台關係的發展,並將日台與日中關係對等化、平行化的苦心。但馬英九的就職演說,卻讓日方感到其用心似乎是「熱臉貼冷屁股」。

 美方的知日人士甚至還傳出,其實馬英九就職演說的第一版草稿有提到日本,但在最後定稿時被修掉。根據媒體對就職演說稿件的作業報導,馬英九本人負責最後定稿,這也表示原稿中的對日部分,是被馬英九本人親自剪掉。日方當然對此「點滴在心頭」。也難怪一個小小的翻譯錯誤,竟會導致台日爭執越演越烈。

 由於台日關係在扁政府時代有很好的發展,因此如果台日關係轉壞,馬政府必須負起完全責任。錯譯事件所顯示台日互信基礎的薄弱、馬政府知日人才的不足、以及現在普遍出現逢迎拍「馬」的官場氣氛,凡此種種,意味著馬英九在台日關係上如不努力加把勁,未來可能是台日大小衝突不斷,雙方到後來「相勁如冰」,甚至會演變成「相競如兵」的情形。(作者為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發佈日期: 2008-06-03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