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吳揆:立院九月通過ECFA
FB Plurk Twitter  


◆行政院長吳敦義專訪  2010.06.07



吳揆:ECFA若本月簽署 立院九月初通過



前言:



 兩岸簽署ECFA在本月進入磋商的最後關頭,行政院長吳敦義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我方正「寸土必爭」力抗對岸的「寸土不讓」。並透露,立法院第二次臨時會可望在八月二十日召開,九月初就可將ECFA處理完畢。



 面對政府長期「重北輕南」,吳敦義表示,他曾擔任高雄市長,絕對會「重北、愛中、重南、也要愛東,並統合離島和海外」,全面在台灣進行公平施政;在擔任國民黨秘書長時更與大陸位階最高的當局爭取大陸觀光客到大高雄地區加強觀光遊覽。



 其他有關如何在上任九個月已將失業率降了百分之二?台中治安失控後如何重拾人民信心?吳敦義均侃侃而談。以下前言為專訪內容。





政院手續通常兩天走完



 問:立法院已經說明,如果六月簽署ECFA,將會針對此案召開臨時會,並通過配套法案,請問院長,想通過哪些配套法案?



 答:我已經和王院長談過了,假設六月就簽署ECFA,立法院六月八日就結束會期,他說沒關係,立法院會期數,行政院還是可以依法提案,行政院的手續通常兩天就可以走完,除非遇到假日,如果經建會和陸委會禮拜一就簽上來,我很少公文過夜的,大概第二天就OK了,那就提禮拜四的院會,如果禮拜五才送過來,那就要放一個禮拜,到第二個禮拜四,否則我就要提臨時院會,只能這樣做,那一定要通過行政院會,才能提送立法院,立法院必須邀請各黨立法委員開談話會,然後立法院才要求召開臨時會,然後,通常國民黨七十個立委連署開臨時會,談話會通常會就此事表決,如果大家都沒有意見,就由程序委員排議程。



 王院長假設,第一次臨時會可能還無法解決,立法院這會期應通過而未通過的法案先處理完畢。如果朝野和諧,沒有打架,立院任何一個黨團都有權將法案交付朝野協商,這樣大概要一個月時間,以上這些程序,即便順利把法案交付朝野協商,第一次臨時會也要到七月十五日。



 因此,第二次臨時會快的話也是在八月二十日召開,如果這樣九月初就可以處理完ECFA。



 那麼有什麼配套法案呢?因為這可能會牽涉到海關進口稅則,海關稅則有很多品目,像石化業假設品目是二五三八,我二五三八過去,也開放你二五三八過來;又譬如說比較強的零組件代號三五三七,但是現在品項太多必須用八碼數字,還有稅則要降低稅目,或著其他要修改的法令,那就是配套;有些項目也可以延後,因為我們有一個生效日期嘛!降稅如果需要修法,那就修法嘛,他會有一個生效日期,也不一定會那麼急切,因為緊接著就是立法院的會期,應該不會有問題。



確保國家主權 顧守人民利益



 問:馬總統將兩岸簽訂ECFA視為今年施政重大目標,但民間對於ECFA仍有許多疑點,特別是在中南部引發勞工及農民恐慌,政府如何向民眾說清楚內容,爭取民意支持?



 答:關於ECFA的簽定,兩岸高層都有些時間上的期待,希望在六月簽定,這就是交付任務希望能夠達成,但這不是單方面的事。



 ECFA的全名叫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這個包括幾點重點,第一、本文部分,內容要點等;第二,三個貿易面向,包括貨品貿易、非金融服務貿易(例如貨運等)、金融貿易(證券、銀行、期票等),目前國內有七家最近又有三家共計約十家銀行在大陸有辦事處了。



 這幾十年來,政府統計國內投資大陸約有八百億,但實際上一般估計約有二千億美金以上,而在大陸經營的台商更有數以幾十萬計,而據傳資產金額估計約有十幾兆美金,光一個鴻海就幾十萬人了,若台灣的銀行不能去大陸作,這些業務反而落到日銀洋銀的手上,所以,金融這就很重要了。



 簽ECFA首重的文本部分,內容就是確保國家的主權,要確保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基本主張,另一個重點就是在貨品貿易中的所謂早收清單(早期收獲清單),這是要分梯次,雙方希望對方開放或降低關稅的清單,在清單還沒敲定之前,簽定時間就沒把握,我們跟對岸簽署任何的協議,都是強調對等尊嚴的原則,像ECFA就是由國貿局、金融MOU是由金管會、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是由法務部等。



 提到關稅減免,每個品項都有稅率高低不同,例如同樣是汽車因排氣CC數的不同而抽不同稅率一樣,所以,之前馬英九總統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ECFA辯論時,以關稅的平均稅率來爭議,是毫無意義的。



 現在東協加一,中國已進入東南亞國協,東協、新加坡貨品進入中國免稅,若我國有相同的貨品,進入中國市場卻要關稅,所以,ECFA的簽定,我國要爭取的首先便讓我國的商品進入中國市場上與東協具有一定的競爭力。但牽涉許多各國國內外經貿利益的問題,所以洽談ECFA並不是那樣簡單的,像我國競爭力很強,名列前茅,大陸方面也會有所考量,也會避免台灣的強勢貨品影響到他們的同類產業的生存。



政府態度雙管齊下



 兩岸高層都期待在六月間簽定ECFA那是因為雙方的業者都等得很心焦了,但雙方的談判,我方是「寸土必爭」,但對方可是「寸土不讓」,而我國更堅守不讓農產品、勞工進來,更列了十七項弱勢產業不讓他進來,例如拖鞋、磁磚、毛巾、寢飾等,談到大陸都稱那乾脆就弄個鋼板在前面就好了,這顯見政府在談判時為了顧守國內產業的利益的堅定立場。



 而我國比較強項的,就在互惠原則上,大陸稅率降低一點讓我們的產品可以進入,我方同樣也降低一點也讓大陸的產品可以進來,政府同樣也有向強勢產業在這個部分聽取意見,而我國的較具競爭優勢的強勢產業界直言,「咱不在怕他們,咱的品質比較好!產量也好、管理也好!」政府就以雙管齊下的方式來處理,較弱勢的產業避免衝擊,較強的產業跟對方相互競爭。



 在文本方面,我方還有一些堅持,例如在WTO(世界貿易組織)的規範上,要平等、自由化,不能有歧視性的非關稅的障礙,可是從事實的考量上來看,我們跟大陸不可能完全按照WTO的規範,就像是蔡英文主席在與馬總統辯論時所說,「都要照WTO,現在不開放,十年內就全面開放了!」但馬總統當時就回應,蔡主席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也跟蔡英文說一句,「妳只知前不知後!」我國跟大陸簽ECFA「當然不會完全依照WTO的規範啊!都沒憨面擱!」





照顧農民 禁止大陸農產品進來



 我兩年前五月二十七日在大陸時就與中共高層提過了,這是我一生頭一次去大陸,在二十六日先去中山陵謁陵,二十七日到北京中午就跟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會談,晚上雙方最高層各有五六位人士一餐敘,我當時就直言,「談到貿易我拿農產品作例子,總書記你很清楚,全台灣的農業品都銷到你大陸來的話,你一個福建省就可以吃光光了;若你大陸的一個省如福建省或湖南省的農產品都銷到我台灣來,那台灣的市場就爆了」



 所以,兩岸要談貿易,WTO有些精神原則盡可能尊重以外,還要顧及兩岸經濟環境的不同,還有量體的大小懸殊,我小他大,他再舉例,兩岸金融MOU,我國銀行有七家要去大陸,而大陸的銀行若也七家來,那怎得了!全世界前四大銀行,大陸就佔三家,都是超大若不加以限制,一下放行怎麼跟他們拚呢?所以還是有所限制讓我國受的衝擊比較小。



 同樣地,在簽ECFA的部分,一定會先保障我們台灣的利益,照顧我們的農民,不許大陸農產品進來。所以,雙英辯論時,蔡英文為什麼輸,因為陳水扁政府時代開放九百多項中國農產品進來,馬總統執政至今沒有開放半項,蔡英文當場臉都縮了回去。果然,蔡英文心情就不會平靜,之後表現就走樣啦。



 馬英九是自覺得冤枉,大陸農業品他都沒有開放,大陸勞工他也沒有開放半個,卻被民進黨在中南部說成那樣。而且政府不只堅持到農產品、勞工,更包括弱勢的產業。



 所以,兩岸洽談ECFA現在應該談到差不多了,就像是我們在用篩子篩珠子一樣,珠子篩著一顆顆從篩子的一個個洞落下,差不多篩好落下的珠子,約九十七顆了,最後約有三、四顆還在篩,也就是ECFA只剩三、四樣還在作最後洽商,這若談好,就會向立法院長王院長,朝野黨團作會報,報告本文的概要,內容一定沒有政治性的,一定會保護台灣,提到WTO的部分,我們就會提到兩岸量體不同,不能完全依照WTO這就是有解藥,也就不會發生要照WTO的規範,八年十年就被完全開放的問題,我們用這些原則來卡住他們。



早收清單採小而必要原則



 早收清單的部分,就不是一次就完全的,而是分梯次來處理,就是有一大群人要坐渡船從哈瑪星到旗津,但渡船卻只能坐十五人,那就採「小而必要」的原則,有急事像要讀書的就先坐渡船,船班還有很多班,同樣地,要進入早收清單就像這樣小而必要的早進。我就明說了,像是面板業就沒有在第一次早收清單之中。



 面板為什麼沒有在第一次早收清單,因為面板不會遭受立即的衝擊,怎麼說呢?因為站在打入中國市場的角度來看,雖有東協十加一,中國與東協免關稅,但東協目前的面板業對我國還不具威脅性,面板業只有韓國、日本跟我國在競爭,只擔心日韓會捷足先登簽FTA免關稅,所以,我國面板業與日韓平等競爭,還有喘息的空間。



 但六個月之後,簽第二次早收清單,說不定面板業就能進入,這就讓韓國緊張了,所以,在四月ECFA辯論之前,四月初韓國李明博就召開緊急內閣會議,就是擔心台灣跟大陸簽了ECFA,韓國的高科技業會受衝擊,急著想與中國洽談FTA(自由貿易協定)。所以,回想雙英ECFA辯論蔡英文又犯了另一個錯誤就是,日韓與中國簽FTA短期內不會簽成,馬英九隨即回應,不能因為日韓兩國短期內可能無法與中國洽簽FTA,我們就坐等,要是突然他們簽成了,我們不就遠遠被拋在腦後了嗎?那我們後悔都來不及。所以,經過這場辯論之後,萬人迷的馬英九又回來了哦!



 我只能說希望在六月底之前簽定ECFA,這是符合雙方高層的期待,我無法確定日期,因為我不是完全掌控,我又不像布袋戲在演,「掌握文武半邊天!」



盼綠委聽簡報 公正客觀審議



 問:對於在野黨的種種批評,以及提出ECFA公投,而民進黨團也在立法院要求開秘密會議以了解兩岸洽談ECFA的實質內容?院長怎麼看呢?



 答:這就是曾經執政卻還不了解執政基本的道德與規範,那有還在談就跑去立法院談內容的呢?就還沒有跟人家談判晚報就刊出來了,為了早收清單的產業納入次序就吵不停,如何再那有能夠去立法院中去細說呢,而且在立法院去開秘密會議會有秘密嗎?很多內容現在如何能去講呢?就連我作行政院長的都不能講耶。



 我是參與國家最重要機密與運作的,ECFA的內容有些還沒有成熟怎麼能講呢?就像很多地方可能現在談好了,說可以打勾了,但再過一陣峰迴路轉,可能又不行啦變打叉了,就在打勾跟打叉之間有人空歡喜,有的變虛驚,這樣怎麼行呢。



 所以,要等到有個輪廓已經定了,就送立法院去報告,這個案子要送立法院去,立法院審查是逐項審查,但表決是只能就這個全案表決,比照FTA,兩國簽的協議是全案表決,不能改其中的條文,若要改就是前功盡棄重新談判了。



 對於綠軍的立委監督我很感謝,但也希望綠軍立委可以公正客觀的來審議,都拜託王院長安排朝野黨團好幾次的報告,但在野黨團就用兩種方法相應,一個就是去都不去,另一個就是去了罵了幾句難聽的話就又走了,就沒有靜下心來,代表人民聽聽政府怎麼去談判的。



 ECFA辯論,蔡英文也是吃到這個虧啊,馬英九總統提到我們在立法院作十次簡報,你們就是不聽,就是要反對與杯葛。拜託綠軍的朋友可以來聽聽,政府是如何跟對方洽談的輪廓與情況,不僅是對朝野黨團簡報,在立法院中各相關的委員會都要作報告,都報告完之後才會去跟大陸作最後的確認,確認好要簽之前,還會再報告一次。簽完之後,報行政院,依憲法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行政院通過後,以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規定,ECFA其中涉修法部分需送立法院審議,所以,依法都會送立法院審議。



黃昆輝提的是複決案 不是正辦



 我不能因為說有人要公投,我就不送立法院審議,甚至我就不要簽,那怎得了呢,締約、宣戰、緊急命令都要經過立法院決議或追認,連宣戰立法院都可以決定了,我怎能避開憲法、法律的規定,等你台聯的公投來決定的呢?若公投程序一拖再拖那我難道什麼事都不能作了嗎?所以,正辦只有一條路。



 黃昆輝主席說他所提公投是複決案,什麼是複決案?吳敦義以哥斯大黎加的FTA公投案作例子,全世界有兩百七十六個國家簽FTA,只有哥國的FTA是經過公投的,哥國政府與他國簽定FTA後,遭哥國國會否決,但哥國的人民贊成FTA,於是人民提案與哥國政府合作,撤銷掉哥國國會的否決。



 所以,台灣的正辦我現在很負責的講,雖然我並不贊成綠軍的反對ECFA,但我尊重他們依公投法的規定提案公投的權力,但應該是等政府與大陸簽定ECFA之後,送立法院審議,若立法院否決,那支持ECFA者與民眾可以提案公投撤銷掉國會的否決;若立法院通過,包括黃輝昆主席等反對者,那時再來提案公投否決立法院通過的案子,這才是正辦。那有天天反對,提得案卻是像贊成的。



 要用真誠的心,不要用曖昧、詭異的方式來取巧來造成民主的禍害無窮!





批蔡英文 拿人民不安感跟國民黨競爭



 問:對於小英主席曾說,不知道馬政府把那邊當作自己人?



 答:把台灣二千三百萬多人當作自己人,還有海外僑胞,還有友我關心我們中華民國的人們,當作自己人。



 其實對政府簽ECFA有顧慮的人,大體來說分三類,第一類,是擔心我們跟對岸簽ECFA,我們對大陸的經濟依賴度越來越高,到了最後無法自拔而喪失了自主性,這是基於愛台灣的心,這個我們不去說他危言聳聽。



 第二類,是擔心他們的產業會受損,像農民擔心大陸農產品會跑來怎麼辦?弱勢產業的憂心大陸低價傾銷。



 對上述二類的民眾,我們會說明政府堅守的立場,不會讓他們受損失,被大陸的產業取代掉。



 第三類的就要更費心去溝通,那就是他反對,是基於競爭,基於政治上的利益的,這很自然,普天之下政黨都想實現其理想與目標,若你講的有讓他找到有可趁之機。像小英主席所說,就是拿人民的不安感來跟你競爭,莫名恐懼感,政府就要去溝通,不要在這上面來爭來鬥,因為這上面有人民的共同利益。



 什麼是共同的利益,民進黨的朋友都說,我們不要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我說對!但我有二項說明跟一個報告,第一,我們也在找安全的籃子啊,像印度十一億多人口、印尼二億多人口都是很好的,多找幾個籃子讓我們的雞蛋不要全放在同一個裡,是我們政府正在努力作的。



 第二,台灣若一百顆蛋,目前大陸就佔有四十一顆,是我國最大的市場,有七顆在日本,有十二顆在美國,十四顆在東協,十二顆在歐盟,其他則分散各地如紐澳等。最大籃的就大陸,這籃若不顧好讓人搶走,我們不就完了。



 而且台灣一百顆蛋會有四十一顆放在大陸,也不是現在的馬英九執政造成的,這可是陳水扁的貢獻很大。在一九九九年時,可是有二十五顆在美國,才二十三顆在大陸,日本有十四顆,歐盟也有十多顆,東協才六顆,到二○○八年時,放大陸的二十三顆變成了三十九顆。陳水扁執政八年反而是一直放雞蛋在大陸那個的籃子,台灣對大陸經濟依賴度增高,乃是陳水扁當總統時的貢獻。



上任九個月 失業率降逾2%



 問:院長曾經發出豪語,指年底失業率未降至百分之五以下要「辭職以示負責」?院長有何高招?除提供短期救濟措施以外,對於長期解決失業問題有何對策?大學施行「四加一」方案是降低失業率的好方式或是製造新的問題?



 答:對降低失業率我真得沒有沒有什麼高招妙計,只有「一片丹心」,我先說,「四加一」還沒有定案,還會有「改良版」出現。



 我說馬總統的幾個小事:他不貪污,前朝總統貪污的新聞這幾天都在刊出,有對價關係,貪污確鑿。那有沒有聽馬英九貪污啊!馬英九就真得乾乾淨淨、清清白白,平常很認真做事,你看,災害復建現在都很像樣,有聽到什麼怨言嗎?H1N1全球防疫最好的,每十萬人死亡率,我們和五十八個OECD國家比(包括G20),死亡率是他們的三分之一,是美國的五分之一,是全球第三低,國人疫苗接種率二十五趴,名列全球第五,如果就十八歲以下最容易集體感染的青少年來說,我們的接種率是全球第一。不論是防疫的準備工作,疫苗的接種和工作,花錢少、效果大。



 防疫也做得那麼好、重建也做得那麼好,又是乾淨清廉;講到「能」的問題,經濟也上來了,你看桃園機場客運貨運的成長率,亞太地區第一名,國際客人到台灣來,成長率世界第一名,經濟成長率百分之十三點二七都非常高,競爭力也大幅上升。



 可是,只要失業率未下降,就業不充分,總是和老百姓的感覺有差距,所以,總統一定要提高就業和全民共享,提昇經濟成長、讓百姓安身立命,做為行政院長,承總統之命接任院長工作,依法對立法院和國民負責,當然要把總統拼經濟的目標當成我們行政團對戮力以求的目標啊!如果達成,我無愧於總統與國人,如果我達不成,請辭乃天經地義之事。



 我常常舉這個故事,我這一生六、七歲時第一部看的黑白電影叫做「明治天皇與日俄戰爭」,乃末大將奉命去打二0三高地,屢功不下,機關槍、大砲佈設密集,黑海艦隊很強,如果讓黑海艦隊進入黃海的渤海灣,日軍後面的形式會很困難,二0三高地控制黃海與渤海灣,非控制不可,日軍在此戰役中死傷人數眾多,日本國內嚴厲批評,要求天皇叫他下台,但是天皇支持他,乃末大將的二個兒子都在陣前犧牲,終於控制了二0三高地,黑海艦隊陣亡,讓日本打贏日俄戰爭。



 我常常覺得,國家交付我的任務一定要用行動達成。我挑選百分之五做為降低失業率的目標,我不能選五點五啊,去年的失業率百分之五點八五,這樣的目標「垂手可得」,也不能挑百分之四,那是我達不到的目標,豈不是把團隊都害慘了!



 其實失業率已經降兩趴多了,去年第一計有一批失業人口沒有計入失業率叫做「無薪假」,台積電等公司無薪假新聞作了好幾次,「無薪假」是很巧妙的名詞,假如不用「無薪假」,三方都受創深重,廠商要付出資遣費和退休金,但錢卻不知從何找起;員工也會受傷,廠商也大可宣布破產,員工拿了資遣費就沒工作了;「無薪假」的設計真的有智慧,廠商也不必拿出一大筆錢,勞工也不會從此「拜拜」回來找不到工作做,政府不會因為失業率再添百分之二而丟臉,嚴格說來,失業率超過百分之八,達到百分之八點一五耶!但是這一年來,我把二十三萬「無薪假」員工通通解決了,剩下一千三百八十五人,這是「寧靜革命」。這一年因為經濟復甦,二十三萬人都回到工廠、回到科園區工作,所以行政院不是將失業率從百分之六點一三降至百分之五點三九,還要加上這百分之二點多,只是我無法拿著「大聲公」到處去宣傳,真的不容易,我們的廠商、勞工、社會如此堅忍不拔,毅力與抗壓能力高,政府真得很感激。



救失業 推黎明專案、22K



 是不是很快直接降到百分之五,我也不敢說,我的重擔快到了,五、六、七、八、九月的失業率,五月還好,六、七、八、九月是很辛苦的,我坦白講,因為光是今年一月,就增加三十萬失業人口,要將失業率降低至百分之五以下,並非垂手可及、但也非遙不可及,努力要有方法才達得到。



 我現在來說方法,大家都說供短期救濟措施沒有用,我也知道要實施長期措施最好,最好立委一任四十年,都不用找工作,但立委一任四年,公家機關現在還有一年一聘的,民眾心裡還想當然最好從學校到台積電,就可以做到老,但這是不可能的,全世界都流行派遣工,像是一場婚禮,插花的由一組人負責插花,但是今天不是結婚的好日子,難道叫插花的工作人員來鎮日相看還得發薪水?這種業別的老闆怎可能雇用永久員工呢?結婚用的很多東西都「夭壽貴」,哪有可能每天都有工作?所以有些就是短期工作。



 再舉個例子,勞委會有個「黎明專案」,什麼叫做「黎明專案」?經濟復甦,就業率要提昇,就像在一個很長的隧道,不提「黎明專案」,隧道中的人還沒隧道口就「掛了」,連生活都過不下去了,當然要用「黎明專案」支撐他嘛!



 你說二十二K也很多人贊成啊!也有人批評大學畢業二十二K薪資,我們王如玄主委說話快人快語,「還有二萬二千元,不然叻?連二萬二千元都沒有」,其實她說的是老實話,只是沒有包裝而已,她是看大學生畢業空無用武之地,所以和工廠說好,一個月二萬二千元薪水先暫渡,這也是畢業生自願的啊!又不是政府逼的,一定要畢業生領二十二K薪水,有總比沒有好,二萬多元薪水,每個月省吃儉用,還可以有一萬多元支持家裡,「騎馬找馬」嘛!說不定工作勤快會被老闆留用呢?有七成被留用呢!這是有個機會暖場嘛!大明星有很多是從檢場、場記開始做,金城武以前從扛道具開始做,後來劇中缺人,裝扮一下演了配角,打兩三下就死了,但是總有一天演男主角換別人死啊!



 民進黨時代失業政策做的更粗魯,像南投縣,有的公園只有幾百坪,二個人掃一掃就很乾淨,結果有四、五十個人在掃公園,每天派一個小的去簽名,一簽就是四、五十個,字跡還故意不一樣,大家輪流簽名,每個人都領一個月薪水,這就是「以工待賑」,讓大家可以過日子,我那時候做立委,也沒有批評啊!這種事,算大家「甘苦過日子」,有些人去抄墓碑啊,有些人割墳頭草,何需這些人去割草?四月清明節清潔大隊自然會去割啊!





公平施政 統合北中南東



 問:馬總統和院長都有提到政府照顧中南部、中小企業、中下弱勢階級之「三中政策」是否產生排擠並邊緣化?尤其南部向來被視為民意支持度是「綠大於藍」,院長來自南部,也擔任過首長,如何藉由政策推動爭取南部民意支持?



 答:我不講太遠的,只就這九個月說明。



 第一個、看八八水災後當天,我九月十號就職當天,晚上就直奔高雄,睡在陸軍官校,當天晚上和災民對談,第二天就到災區去,之後我至少每兩個禮拜去一次,妳可以看到災後重建從未有效率如此高,我可以講,如果還有比這個更高的,那是絕對辦不到的事,正好是因為特別條例制訂,避免法律上很多繁複的程序,因而土地的取得、變更都市計畫或是地目、環評程序都已經簡化。



 今年二月十一日,災民已經進入第一批永久屋了,這是慈濟的,十一月五日才動工,二月十一日就動工,距離八月八日才多久的事情,所以法律定下最方便的依據後,人們齊心協力,行政團對用最高的效率,民間包括慈濟、民間團隊以及許多志工,大家都發揮高度效率,因而創造史無前例的高效率,假如我不重視南部,也可以在台北遙控就好啦!



 第二個,你從產創條例就可以看到,過去稅賦上的優惠,只有農田灌溉水、農業不收稅,但是這已經幾十年了,這幾十年來政府只有對高科技有大的獎勵,即賦稅減免,這次產創條例,是第一次把它公平化,除了高科技以外,傳統和內需產業都納入了,除了大企業以外,中小企業也進入產創。產創條例很清楚地「簡政輕賦」,傳統產業、大中小企業都照顧了。



 第三個、為了怕沒有水喝,我覺得南部水庫必須要做重大治理,為了穩定南部地區供水,特別動了五百四十億元特別預算,這就是南化、曾文、烏山頭水庫治理,以及穩定南部低區供水,我們特別編了預算。



 第四個,為了平衡南北,經建會特別編列二千六百三十二億元「大高雄海空經貿城計畫」,這是最大一筆經費,分八年執行。



 第五個,高雄鐵路地下化,這是我在市長任內提出的,也不只是我提的這部分,還有立委黃昭順、李復興、張顯耀、邱毅、侯彩鳳等多位委員,一直大聲疾呼,因為高雄縣市合併升格,地下化的路線以前只有北從三民區開始,現在延伸到左營;經立法院長王金平、江玲君、林益世、鍾紹和委員也一直提醒行政院,往南從高雄市延伸到到鳳山,大高雄市鐵路地下化一定要往北往南延伸,過不久大家就可以看到高雄站區,我們會投入很大的經費,和非常令人驚豔的設計,讓高雄站變成非常漂亮的地標。



迎陸客 加強行銷高雄觀光



 第六個、我過去在做國民黨秘書長時,南部有一陣子,相當抱怨陸客都不到高雄,當然那不是沒有原因,是有相當的原因的,我當時有和中共高層講,你們到台灣採購,不要只集中在一些大的項目,不要旨集中在中北部,中南部的農特產品、手工藝產品也要多採購;另外,觀光客不是說不要到中北部,但是避開南部不好,我希望對大高雄地區加強觀光遊覽。坦白講和中共當局聯絡,不是一般層級,是位階最高的當局。



 我對台灣農特產品以及兩岸貿易有很多堅持,甚至於對軍情局兩個上校被大陸誘捕,我也說這是不對的,叫他們改善,兩位上校並非刺探軍情當場被逮到,而是在越南邊境誘捕,這些我都盡了最大努力。



 台灣已經和大陸溝通,一定要拿出最大的誠意,彼此將心比心,所以我對國內的事當然也會將心比心,我在高雄的時候就大聲疾呼政府不應該「重北輕南」,現在我到行政院擔任院長又怎麼會「重北輕南」?我要「重北、愛中、重南、也要重視東部」,這是公平施政,讓各地區均衡發展,這些都是實際發展南部地區的項目,有時間、地點、項目、金額,我一定會統合北部、中部、南部、東部、離島、海外。



 之後,觀光客常到高雄,而且陳菊市長也做了改善,大家都做了改進就會很好。



 「三中建設」不僅是我爭取的,就連莊啟旺議長也常常帶人往廣州跑,爭取廣州組團到高雄,我們是到最高當局要求多到中南部採購,你不要只有採購特定項目,雖然動輒金額都是幾億元美金,妳到中南部採購農特產品和藝品是很好的交流,「過門不入」或「故意避開」這就不對了,南部也有豐富的歷史人文、壯麗的山川,有很多可觀之處,而且你們和台灣交往,怎麼會獨漏這麼重要的南部地區,我都會幫台灣講話啦!



掃黑緝毒不手軟 重拾人民對治安信心



 問:台中市因為發生重大槍擊案,且竟有四名警官在場,被質疑治安已經失控?



 答:近年來重大兇殺案件的發生率明顯降低,且破獲率有提升,但他也不諱言,在行政院所有民意調查項目中,治安滿意度總是敬陪末座,因為這率涉到人民的感觀問題,所以警政單位仍要努力,如何使人民對治安重建信心。



 犯罪態樣主要分為兩種,目前發生在台中的多起案件,大多是黑幫仇殺,彼此之間早有夙怨,這還可以靠警方偵辦而逐一破案。



 像台中市角頭翁奇楠被人狙殺一案,是黑道人物所謂「武林中人的相互仇殺事件」,這是警方在深入偵辦之後一定能破的案子,至於發生了四名官警在現場的插曲,則對人民觀感造成不良印象,確實需要嚴查,他也絕不護短,因此立即改調刑事局副局長邱豐光,接任台中市警局長,就是希望能讓治安立即改觀,他相信短期之內一定會給人民滿意的交待,重拾民眾信心!



 但另一種就是毫無怨仇,令人難以容忍,比如日前發生的台鐵有女學生遭到性侵案件。他認為對於這種突發事件,必須對性侵累犯,以及躁鬱症患者進行追蹤,因為放出來的性侵犯再犯比例很高。



 此外,我最重視的,就是毒品泛濫問題,最為惡性重大的是販毒與製毒者,在監獄中有多達四至五成的受刑人是這類罪犯,這是社會最大的亂源,一定要從根拔起。我也指示法務部與衛生署密切配合,對於前述兩者一定要嚴查嚴辦。



 但是對於吸毒者,基本上這是生病的人,比如大家常看到某某藝人或歌手因染毒被捕,事實上都有其原因與背景,要以病人而非罪犯的角度來看待他們,怎樣能幫助他們戒除毒癮最重要,最近美沙冬的戒毒療效不錯,希望能擴大執行。



判決確定死刑犯 應依法執行



 問:如何看待死刑存廢在國內引發的兩極化爭議?



 答:大家討論最多的,就是廢除死刑議題,我是「咬住青山不放手、管他東西南北風」,也就是說,既然是國家法律所制定的政策,一切都要依法執行,在民意未能達成共識之前,只要是判決確定的死刑犯,沒有再審或非常上訴等救濟途徑者,法務部都將依規定執行,所以不會有疑慮。



 談死刑執行是否正常化問題,我再舉一個「父子騎驢」的例子表示,先進國家如美、英、德國等不會出現廢死問題,因為社會進步已到達一定程度,所以早有共識而不會有爭議。另外像非洲最落後的國家也不會有此問題,因為根本吃不飽。而台灣在進步過程中發生死刑爭議,代表民意抬頭、言論開放,是好的討論。



 所以就像父子牽著一頭驢子,兩人都不騎被人說浪費、兩人都騎被人說虐待動物、父騎子走路被人說不愛兒子、子騎父走路被人說不孝。他認為這些都是無謂的爭論,因為「該不該騎、怎麼騎」才是最大考量,也是「是非審之於己、毀譽由他人說」,不必憂讒畏譏,免得「上驢還要先開記者會」,這真是矯枉過正了。所以何時該執行死刑槍決,就是依法辦理。





●人物側寫言:



吳揆激戰經濟版202高地 力保馬政權



 「我六、七歲看的第一部黑白電影『明治天皇與日俄戰爭』,日本相當艱困地控制情勢險惡的二○二高地,終於打贏日俄戰爭。」行政院長吳敦義接受本報專訪時憶及此歷歷再現的孩提往事。因為國內經濟遭受全球金融風暴波及、失業率飆升、兩岸將簽署ECFA引發朝野爭鬥,又即將面臨年底五都選舉,吳敦義接下馬政府交付閣揆職務,刻正力戰台灣經濟版的二○二高地,力保馬政府政權。



 國民黨二度執政,包括閣揆等內閣重大政務官人事,向來習於任用人才濟濟的博士學者和企業經理人。吳敦義雖擁有台大歷史系畢業的亮眼學歷,但能獲得總統馬英九欽點接下閣揆職務,考量的絕對是因為選舉出身較能貼近基層民意,肩膀夠硬可承受在野陣營的槍林彈雨,以及善於選舉操作而有利政權保衛戰。



 因此,縱使被解讀是藍營的「政治孤鳥」,吳敦義在政策面執行馬意旨,還是能在黨內收服眾路的牛鬼蛇神,使命必達。



 不過,為了全面執行馬政府「拚經濟」的首要任務,吳敦義宣示「年底失業率未降至五以下就辭職」,讓藍營為他捏一把冷汗。但吳敦義認為這個數據「無法垂手可及,也非遙不可及」,因為吳敦義上任九個多月,已讓二十三萬名「無薪假」員工驟降僅剩一千多人,就算自詡為「寧靜革命」,一點也不為過。



 「咬住青山不放手、管他東西南北風。」-這是吳敦義面對上任後被批評政策反覆時,經常用來自勉兼砥礪閣員的精神喊話,因為這其中身處的就是「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的挑戰。



 就如同一套俄羅斯叢書中的「鐵腕治亂世,柔道平天下」專書,讓人見識到吳敦義執行政策時同時具備的鐵腕手段和柔軟身段。至於那位張天師斷定吳敦義「未來會更上一層樓」而引發「不問蒼生問鬼神」的嘲諷,對吳敦義來說沒啥意義,因為,「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記者李麗慎)



 專訪團隊: 林世英、李麗慎、陳財官、張振峰、彭華幹、孫麗菁



 記錄整理:張振峰、孫麗菁、彭華幹



  攝影記者:林調遜


發佈日期:2010-06-08 20:5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