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愛情、車站、台語詩──林文平談台語詩  主講:林文平 整理:高應大文發系黃韻竹
FB Plurk Twitter  

 台語詩人林文平在2009年完成壯遊台灣,獲觀光局微笑勇者獎章,開始整理一系列台灣地誌詩創作,其詩作有很深的人文關懷和歷史情懷,是一位實踐旅行和創作結合的台語詩人。這次他以車站為主題,用分享和互動的方式向大家介紹他的作品已及創作心得。林文平著有:《黑松汽水》、《時間的芳味》兩本詩集,編有《台灣歇後語》。



  古早ㄟ台語詩經

 歌謠具有文學性,可以用文學的角度欣賞;詩是文學,但也能譜曲配唱。早在中國古代民間詩歌、樂曲被記錄下來成了《詩經》這本歷代文人必讀書籍。

台灣古早的時候大部分庶民不識字,台語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字得以記錄,那老一輩的人如何傳承文化呢?現在到鄉間村落大樹下,偶而還能見到長輩們聚集樹下乘涼,涼風吹來興致好,長輩們就開口唱起山歌,一句一句的把台灣歷史文化、風土民情唱出來。阿公阿嬤唱的「相褒歌」每句都是七個字通常都是以四句作為一聯,所以又稱「四句聯仔」、「七字仔」,但也有兩聯、三聯的歌謠。褒歌內容豐富多樣,生活中各種情狀都可以唱,在那個保守的年代裡說不出口的相思、愛慕也都轉作歌詞,在工作或閒暇時唱給思慕的伊聽。

 林文平舉出幾首內容表達男女情愛的褒歌,從相互拌嘴到單相思,同時記錄了當時生活環境的樣貌。如〈阿君那行〉:

  阿君那行娘那留,

  留欲神魂用紙包,

  日頭若暗共伊thau(敨;解開繩索),

  看欲阿君仔佇阮兜。

 歌中女子的愛人要走,女子邊留愛人還欲用紙把愛人的神魂包起來留在身邊,日日夜夜思念伊。另一首〈後溝有出〉兩聯歌詞中,呈現男子思念女子卻想不到理由去見她,只能假意開窗望月希望瞧見伊人身影。

 歌謠中也不乏女子大膽示愛之作,如〈新起瓦厝〉中的後兩句:

  阿兄欲來毋免問,

  五欉芎蕉對廳門。

 如果哥哥你要來我家裡不用問我,那五顆香蕉樹對著的那戶就是我家。

 相褒歌除了表達男女之情外,也有立志期待自己能出頭天的作品,如〈水雞跋落〉,內容敘述青蛙跌落深井中,仰望天空希望快點下雨,這才是小青蛙的天年。若細細品味台語歌謠,你可以看到前人俏皮可愛的一面,也能看到他們充滿智慧的一面,這些「四句聯仔」就是記錄民間文學的瑰寶。



  以車站與鄉愁作詩

 你認為什麼是火車站意象?是熙來攘往、人聲鼎沸?還是充滿行色匆匆、歸心似箭的旅人?鄉野間的小車站不論是建築外觀或是周邊的氛圍都還頗有懷舊氣息,老車站逐漸發展成觀光車站,環境及周邊景物改變,過去的老時光已不復返。在林文平的作品〈勝興車站〉中描寫1998年停駛之後從運輸轉為發展觀光,最後一段寫道:

  佇人來客去的小街仔路

  有人建議,為著發展

  路一定愛hun(楦;擴大)闊

  有人開始懷念

  火車來來去去的

  平靜

 這大概是許多觀光車站共同的命運,現代化發展讓建築、街道不再是從前的模樣。林文平描寫老車站,字裡行間帶著鄉愁,它和你記憶中的車站是否相同?那鄉愁是什麼,是時間還是空間?林文平認為鄉愁是時間因素影響較多,因為時間的改變讓我們產生了特殊的感情,即使可以回去故鄉,但青春已經回不去了。不妨思考一下,我們想要留下的到底是回憶中的樣貌,還是那段酸甘甜的歲月呢?

 我們無法阻止環境的改變,本來這些景物就會隨著時間而有不同,緩緩變化也能接受。但全面的破壞改建讓文化環境消失了,這叫做「突變」。如〈對號快車閃過──記橋仔頭車站〉中描寫的高雄橋頭車站因交通發展和捷運並存,但依然能保留著老車站的建築風貌,現代化建築與老建築和諧地展現了一種新的懷舊風味。

 鄉愁是時間的記憶,到底鄉愁有沒有長度?如何丈量?在〈台南火車站〉裡,詩人寫道:

  歲月趴佇鐵枝路,

  咧探鄉愁的長度。

 而在〈佇集集小鎮寫詩〉裡,林文平把歲月剪黏,讓921後鄉親破碎的記憶一塊一塊隨著鎮國寺的鐘聲黏起。很多老地方看起來都很像,林文平每到一個地方就會想,以前的人怎麼在這塊土地生活的?他說情景相似、但居民生活方式已經和過去不同,這叫做「歷史情懷」。

 更多林文平作品可至「下港的風──詩想起」部落格觀賞,每首詩作都配上優美吟唱,不習慣台語發音寫成文章的人也能用聽的方式輕鬆閱讀。部落格網址http://blog.yam.com/peom888tw
發佈日期: 2011-10-11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