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修法為涉案立委解套 國民黨難逃黑金罵名
FB Plurk Twitter  



修法為涉案立委解套 國民黨難逃黑金罵名



 苗栗縣立委李乙廷被檢方提起當選無效之訴,台中高分院已二審駁回上訴,判決當選無效定讞。這是現任立委被法院判決當選無效定讞首例,李乙廷確定喪失立委資格。這樣的判決結果讓國親兩黨如張碩文、廖正井、江連福,林正二、陳福海等其他官司在身的立委「剉咧等」。巧合的是,國民黨掌控的立法院程序委員也已在周二把該黨立委林滄敏提出,欲將現行選舉訴訟二審終結改為三審定讞,並取消法院六個月審決規定的「選罷法第一二七條修正草案」排入今日院會議程,意圖強渡關山並強行表決通過,對此,我們強烈警告國民黨應嚴肅看待如此公然硬幹所可能引發的嚴重後果。

 國民黨修正選罷法的表面理由之一是:「二審終結」及「速審速結」有不顧被告權益之虞,但這無疑是混淆社會視聽的狡辯之辭。因為,程序法上被告的「三審終結」的審級利益從來就不是訴訟理論上絕對的最高價值,國家必須考量與衡平的,還有法庭對案件的專業評斷能力、裁判結果對公眾利益的影響及訴訟程序拖延的社會成本等等,例如內亂、外患案件以高院為第一審,上訴至最高法院即終結,就是考慮地院法官資歷較淺,對內亂、外患此等重大而複雜之犯罪,恐有專業認定能力不足之虞;而民事簡易訴訟程序以二審終結為原則,就是為避免因小案件而浪費司法成本過鉅的設計。

 至於現行「二審終結」的選舉訴訟,用意在於顧及選舉公平性或當選與否若有爭議而無法盡速釐清,在曠日費時的三級三審制度下,定讞時常已超過該公職之法定任期,勢必讓選罷法原本欲對賄選者產生警告,及懲罰作用之立法目的蕩然無存,並嚴重影響選民權益,故透過目前的制度設計,讓這類訴訟加速審判、定讞。事實上,二審終結的選舉訴訟已行之多年,並未出現重大爭議,此刻修法只會讓不肖的參選人有恃無恐,更加敗壞選風。因此,以審級利益批判現行採二審終結的選舉訴訟制度,完全是誤導大眾的說詞。

 至於另一個修法藉口則是其黨團副書記長呂學樟所宣稱的,三名法官的決定就推翻六、七萬選民的意見,不符合比例原則,故有檢討及修改之必要。但這樣的說詞簡直是顛倒是非的惑眾妖言,照這麼講,國民黨在二○○四年大選中連宋兩人及二○○六年高雄市長選舉中黃俊英,分別對陳呂及陳菊提起正副總統或市長選舉及當選無效之訴時,為什麼沒考慮到讓三名法官的決定就推翻數十萬甚至數百萬選民的意見,更是嚴重違背比例原則。

 馬政府執政以來的種種無能失政,罄竹難書,遠的如陳雲林來台期間的警察濫權,及檢察官偵辦綠官時踐踏程序正義不說,近的像在社會已民不聊生之際,仍對國營事業及健保局發放高額年終獎金等事,一再充分曝露出國民黨在行政權立法權全盤獨攬、一黨獨大下,完全執政的結果並非完全負責,而是肆無忌憚地蠻橫專行,貪得無厭地吃乾抹盡,為了打壓異己或圖謀己利,甘犯眾怒亦在所不惜。

 國民黨一方面由馬英九口口聲聲說要清廉執政,或藉吳伯雄之口表示選罷法修正社會觀感不佳的說法,但卻另一方面放任其下的政務官及立委大搞掏空國庫及黑金復辟的把戲,分明是說一套做一套。若馬英九及吳伯雄今天不立即出面禁制該黨立院黨團修改選罷法修的作法,則社會對立及衝突的升高勢將無可避免,國民黨也將對此付出慘痛代價。
發佈日期: 2008-12-12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