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台灣史上大小事/溫紳專欄 大法官也看不慣「三作牌」!2013-01-1
FB Plurk Twitter  

大法官也看不慣「三作牌」! (1990年1月19日)



 備受朝野側目的吳育昇立委「薇閣緋聞事件」中,由於女主角孫仲瑜「神龍見首不見尾」,一度引發外界對其高度之興趣,結果,事後竟爆發有多達六十八位的員警侵犯隱私權風波,他們假公濟私得登錄上官方網站調閱女主角之個人檔案,完全違法亂紀,導致警政署下令徹查,對這批「偷窺慾」的人民保母處以申誡或警告處分。

 在台灣地區,員警編制員額多達八萬餘位,這批深入社會各基層的統治階級之第一線「工具」,早在六十年代便被著名的雜文作家柏楊調侃為「三作牌」,意即冷嘲熱諷警察對人民是「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對象,堪稱極盡諷刺之能事,但卻也不無道理。因此,早在一九九○年一月十九日,大法官會議便曾再次作成「違警罰法有關違憲」的二五一號解釋文,這是針對十年前的一九八○年十一月七日之一六六號解釋文再予重申,指出「授權警方裁決拘留、罰役等關係人民身體自由的處罰,違背憲法第八條之相關規定」,明文陳述一九四三年頒布的「違警罰法」,授權警察官署有權居留違警民眾,明顯違憲牴觸法院之職權。

 殊不料,警政署雖被大法官會議「糾正」,卻又陽奉陰違表示「奉內政部指示草擬『社會秩序維護法』,法案條文與『違警罰法』架構大致相同,僅在裁決拘留的動上另設治安法庭,由法官裁定!而該法上在立法院候審中」,顯係故意在踢皮球、打太極拳,致使大法官會議再再做出二五一號解釋文,詳細指出「違警罰法」第28條規定之「送交相當處所,施以矯正或令其學習生活技能」之處分,屬於限制人民之身體自由,其裁決由警察官署為之,亦與憲法本旨不符,應將拘留、罰役之裁決程序一併改由法院依法定程序為之。同時,並下令「違警罰法」應於隔年失效。

 大法官會議之所以史無前例做出兩度解釋及補充,當然是因為「罰警違法」侵犯人權和違法違憲非常明顯;但是,早年的警察系統都是特務頭子戴笠手下掌控,譬如:現任警政署長王卓鈞之父王魯翹,過去便是軍統傑出「殺手級」好漢一條,曾奉命前往越南河內刺殺叛逃準備投日的汪精衛,結果失敗被捕,後來死裏逃生跟隨政府來台,便搖身變為「台北少年警察隊」小隊長,管訓過當時之不良少年的「潤泰」集團負責人尹衍樑等權貴子弟,而馬英九的外公秦承志,亦即其母秦厚修的父親之真正身份也是戴笠手下,一九四九年來台後出任「警察廣播電台」主祕,等到台灣時局穩定後,才叫女婿馬鶴凌自港攜家帶眷妻來台「當官」。

 除了早期之警界高層幾乎全係「軍統」特務轉任外,事實上,在九○年代以前的警政署長也都是由「將軍族」轉任,例如:最後兩位的孔令晟、羅張署長,竟都是海軍陸戰隊中將司令以「軍職外調」方式卡位!而且,管理全國戶政事務所的主管,也在蔣介石一聲令下,刻意整合成全球罕見的「戶警合一」制度,由警界高官在退休後轉換跑道為白領公務員,配合警察局來嚴密監控全國老百姓,而且,還匪夷所思發生集體竄改出生日期來延後退休的醜聞! 因此,在民進黨執政之前的國民黨政府,之所以會被外國指控為「警察國家」!這一點,單看大法官都難以忍受「三作牌」的知法犯法,便不難管窺矣。
發佈日期: 2013-01-19 01:3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