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名人開講 蔡松雄 海派媽註 鐵漢柔情
FB Plurk Twitter  

文:吳榮偉、陳萬強、呂佩琍 圖:董建志攝



 問:「落腮鬍」成為副議長的標誌,請問副議長,當初為何會留「落腮鬍」?

 答:民國八十五年我在當任高雄市第四屆市議員時,就在焚化爐預算案表決的前一天,父親在菲律賓病危的消息傳來,當時我就應該前往菲律賓探視,並見父親最後一面,結果前市長吳敦義、副市長林中森到我的服務處拜託,希望我在焚化爐預算表決後,再前往菲律賓看我的父親,當時我考慮到焚化爐是高雄市的重大建設,關係到高雄市未來垃圾清運及市容景觀問題,決定待焚化爐預算表決後再前往菲律賓,結果在表決通過的同時,卻傳來父親已在菲律賓往生的消息,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讓我內心感到十分愧疚。

 依照台灣習俗,子女在守喪期間,不能理髮、刮鬍子,落腮鬍就一直留到現在,以作為對父親的思念。有人認為留鬍子還可以改變形象,蔡松雄就此改變造型,出入境時還因此給國內海關滯留許久,驗明正身才允許入境。



 問:副議長可否簡述從政以前的生活,例如當年主持藍寶石歌廳時代,與演藝界的互動、往來的趣聞,有哪些事令你難忘?

 答:坦白說,從政之前我一直都過著沒有規律的生活。民國七十年左右,當時藍寶石歌廳經營狀況並不是很理想,蔡姓老闆於是找到我,詢問我對經營藍寶石歌廳有無意願,我心想,雖然我之前並沒有從事演藝界工作,但是卻有許多朋友,於是接下藍寶石歌廳的經營權。

 接手經營藍寶石歌廳幾年後,為藍寶石歌廳創造全盛時期。經營歌廳一定要成立一家傳播公司,和藝人們簽訂合作契約,當時余天有一家傳播公司,於是將傳播公司借給我使用,許多藝人好朋友於是跟公司簽約,當時歌廳業正在風行的時候,全省各地有許多歌廳,公司於是將旗下簽約藝人安排到各歌廳表演作秀。

 在全盛時期,旗下藝人有余天、費玉清、江蕙、豬哥亮、康弘、黃西田等七、八十人,由於雙方互動良好,長期和演藝界建立良好關係,所以在我踏進政治界後,每到選舉時,這些藝人好朋友都會專程南下為我站台。令人最難忘的事,以前豬豬哥亮長期在歌廳主持節目,當時他就已經很受觀眾的歡迎,也是南部歌廳業主持的第一把交椅,為了能夠讓觀眾能夠留更深刻的印象,我於是建議他改變造型,才有了現在豬哥亮「西瓜頭」的註冊商標。



 問:當年為何想要從政?可否也談談從政過程的心路歷程?

 答:為了能夠回饋社會,我在民國七十八年參選高雄市第三屆市議員,當時包括余天、豬哥亮等許多藝人在得知我要參選的消息後,紛紛到我的競選總部義務站台,令我十分感動;踏上政治這條路,一轉眼就是十七年,先後擔任兩屆市議員,兩屆副議長。

 大家都知道,自從我當任高雄市議員以來,一切都以服務高雄市民為首要目標,除了一般性的選民服務項目外,嚴格監督市政,為民眾提供更美好的生活品質,也是我長久以來一直努力的方向。在嚴格監督市政的同時,對自我要求我也是十分嚴格,例如在從政的十七年間,我從沒有利用民意代表的職權參與任何事業投資,全心全力用在監督市政及市民服務工作。





 問:一生中遇過那些貴人?可否談談過程?

 答:大家都是我的貴人,例如這些里長、我的好朋友,在我每次選舉的時候,都會義不容辭的前來幫忙;台灣時報董事長王玉發先生也是我的貴人,他經常會鼓勵我,給我一些忠告,在我兩次選舉時,王董事長無條件將房屋借我當競選總部。



 問:副議長為人豪爽、講義氣,頗獲各界好評,有沒有受到盛名之累?

 答:我的綽號叫「媽註」,在擔任市議員期間,有一民眾因交通違規遭交通隊取締,便聲稱自己是「媽註」的姪子,結果交通員警詢問「媽註」的名字,結果該名違規說是「蔡媽註」,立即被交通員警識破,因而鬧出一段笑話。

 其實也不是只有我,凡是民意代表經常會有被?名利用的情形,例如在有些建築工地,經常會有不肖份子利用民意代表的名字,強迫推銷茶葉,結果建商打電話來詢問,結果發現都是冒名頂替,立即報警前往處理。許多民意代表都會遇到類似的困擾。



 問:可否也談談離開政壇後的生活?如何養生及做哪些休閒生活?

 答:離開市議會之後,心想雖然競選連任失利,但許多里長好朋友仍有許多需要幫助的地方,加上自己和市府局處首長互動十分良好,於是服務處繼續開設,直到長子蔡金晏當選市議員,我每天都會到服務處和老朋友們相聚。

 至於休閒生活,只是偶爾會邀一些前任市議員們打打高爾夫球,或是下象棋,下午則是繼續在服務處提供選民服務工作。



 問:交棒給下一代後,副議長對長子蔡金晏議員有何期望?其他子女呢?

 答:金晏當選市議員後,盡心盡力的作好民意代表份內的工作,辦事比我還要認真,令我感到十分欣慰,當然年輕人也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我都會予以尊重與支持。至於明年有機會是否讓他更上一層樓?順其自然就好。

 目前我三個兒子,蔡金晏是博士,另外兩個兒子也拿到碩士學位,以我的生活環境,每天家裡朋友進進出出的,在如此複雜的環境中,孩子們都能有所成就,而且待人十分有禮貌,這都是孩子們自己努力的成果,讓我感到十分欣慰,所以經常有朋友開玩笑說我是「歹竹出好筍」。



 問:十七年民意代表生涯,有那些難忘的人與事?

 答:除了焚化爐預算表決,未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之外,十七年擔任高雄市議員期間,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市議會,由於自己是無黨籍市議員,沒有政黨包袱,所以任何預算、法案審查,完全是以市民的權益為宗旨,只要是對的,我就一定會支持,例如陳其邁在代理市長期間,高雄捷運四十幾億的物調款,當時國民黨議會黨團不讓通過,經由民進黨籍議員出面請託,我也認為關係到市政建設,於是出面進行協商,整體而言,我在市議會的行事風格,完全是以爭取全體市民的權益為宗旨,並沒有任何的黨派色彩。





發佈日期: 2013-01-21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