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看一目《台語小說史》──林央敏談台語寫作的重要  高應大文創系 唐鳳慈整理
FB Plurk Twitter  

 作家林央敏是台灣台語文學理論的建構者,也是多面向的創作者,作品含括詩、散文、小說、劇本、評論、雜文、台語字典、作曲與電腦軟體等,豐富的創作品類,都蘊含著濃厚的鄉土情懷和對宜大學中文系擔任講台灣的疼惜,是台灣民族文學的代表性作家。他現任《台文戰線》發行人。曾獲聯合報文學獎首獎、巫永福評論獎……等多項文學獎。著作三十餘冊,其中九千行、十一萬字的《胭脂淚》是台語文學第一部史詩(EPIC),也是台灣文學史至今最長的詩篇;《菩提相思經》是至今台語文學篇幅最長的長篇小說;著名詩作〈嘸通嫌台灣〉被音樂界譜成二十四首不同的曲子,對催化台灣人意識與民主運動皆有深遠的影響。

 高雄文學館於2013年7月27日舉辦林央敏主講「看一目《台語小說史》」的講座,將近四百年的台語小說歷史濃縮在短暫的演講時段中,透過林央敏精練扼要地介紹各個時期重要的作家與作品、台語小說史的發展源流,讓人得以一窺台語小說史的構成輪廓,對其有初步的認識,也了解在前人努力耕耘的基礎下,現今台語小說的花園,已栽植出成熟的花朵,值得大眾欣賞或研究。



  台灣的傳說故事豐富多元

 林央敏闡述自己對台語小說的定義,他認為:以台灣的國家意識書寫台灣的民族文化、且用台語創作而成、表現出台灣人思想和情感的小說,才是正統的台語小說。在這樣的定義下,台語小說的歷史可分為四個發展階段:民間口傳期(即17世紀~1920);台語小說的萌芽期(約1721或1870~1960);台語小說的復育期(即1960~2000);台語小說的成熟期(即2001~)。

  在約三百年的民間口傳期,台語口傳故事的起源於神話傳說和民間故事,到1920年教育逐漸普及的日治時期,才有人用文字將傳說故事記錄下來,在此之前的口傳版本多樣,可說是一種集體創作。依照故事或主題可概分成神話類、歷史類、地理類、機巧類、詼諧類、諷刺類、教育類和其他類,共八類。

 其中地理類的〈半屏山傳奇〉,故事中將半屏山擬人,因想和其他山座爭高而遭雷劈半;也有為了救濟貧寒,而把半屏山搓成湯圓的傳說;還有一種是八仙中的李鐵拐將半屏山變成饅頭等食物,讓窮苦人家得以溫飽的說法。另外神話類的〈射日頭〉,傳說古時天空中有一大一小的雙日,曬得台灣先民炎熱難耐,就將較小的日頭射下,它因而成了月,其上的坑洞即是受傷的疤。這些神話故事不勝枚舉,內容豐富多元,林央敏激切地表示,現代台灣人創作的題材多是由中國或西洋故事而來,這樣其實不恰當,應該以自身台灣的歷史、地理、人文故事為優先選擇,但因為欠缺教導和傳講,導致台灣從古至今流傳下來的許多神話、民間故事被人遺忘,或不知道台灣在這方面的豐盛累積,實為可惜!



  台語寫作比華語更加傳神

 到了台語小說的萌芽期,有台語古文的類小說和台語白話小說,後者又可分為羅馬字宣教小說和漢字寫實小說。台語古文的類小說作家有藍鼎元和連橫;羅馬字宣教小說作家有賴仁聲、鄭溪泮等,漢字寫實小說包括陳光耀、賴和、黃石輝。其中陳光耀、賴和、黃石輝平時就有創作文學,加上接觸到世界文學的新觀念,把它應用在台語寫作上,作品較有小說的形式架構,文學性也相對較高。

 接著進入台語小說的復育成長期,重要作家有胡民祥、宋澤萊、林央敏、陳雷、王貞文、吳國安等,期間1987年台語文學復育成功,在此之前許多人嫌棄台語,甚或質疑台語是否有辦法創作文學,但經由胡民祥、宋澤萊等人的努力推動,讓詩、散文、小說三大類型到位,證明台語寫作不僅可行,而且比華文寫作更加傳神,閱讀時富含台灣的鄉土韻味,讓更多人認同台語寫作。

 林央敏進一步提出,對台灣的題材事物,用台語寫作最合適,可惜的是台語教育並非主流,大多數人的台語停留在聽和說,讀和寫較為生疏,且部分人認為台語低俗,學習台語的風氣反而不如學習外語那麼熱烈,他提倡應該優先學習台語,照顧本身的語言,透過教導和練習,鼓勵大眾用台語寫出對台灣的關懷和情感。



  用筆傳承台語的抑揚頓挫

 2001年開始即是台語小說的成熟期,台語小說的質與量與日俱增,重要作家有崔根源、胡長松、王貞文等。林央敏也讚賞胡長松的好作品甚多,節錄其作品用以欣賞,正好胡長松本人也到場聽演講,便請他誦讀兩段。

 之後林央敏播放了親自錄音的長篇小說《菩提相思經》片段,其中還包含台語的吟唱,表現出台語文學的抑揚頓挫和生動悅耳,林央敏說明台語十分優美,絕不亞於其他語言。

 林央敏最後總結,台語是台灣的根,使用台灣人的語言書寫台灣人的文學,不僅閱讀時倍感親切,也更貼近鄉土民情,期許越來越多人能用筆延續台灣本土的聲音,將祖先的語言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發佈日期: 2013-08-05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