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社論 以黨紀鍘王金平 國民黨內鬥慘烈
FB Plurk Twitter  

以黨紀鍘王金平 國民黨內鬥慘烈

~馬英九公然主導考紀會撤銷立法院長的黨籍,但王金平卻向法院提出民事訴訟及假處分,暫保議長寶座~

 國民黨考紀會決議撤銷立法院長王金平的黨籍,完全按照既定的劇本進行,結果並不讓人意外。馬總統趁王家辦喜事人不在國內,親上火線,發動突襲,重砲轟擊王金平。總統府發言人、檢總長也連番上陣,咬死王金平關說罪名,加上藍營重量級人物相繼出手,必欲置王於死地,路人皆知。馬英九為了確保戰果,還在考紀會開會前一小時,再度召開記者會,要王金平知所進退,意圖左右考紀會的判斷。不僅如此,馬英九還到考紀會場陳述,要求委員做出撤銷黨籍以上的決議,並「淚灑會場」。考紀會召開之際,馬英九坐鎮黨中央,密切關注會議發展,深恐稍有閃失,可以隨時做出因應。為了將王金平一槍斃命,連原訂接見薩爾瓦多國國會議長的重要行程也予取消。

 要問的是,王金平關說的具體事證為何,觸犯何罪?迄今僅憑檢察總長黃世銘片面提供的密告通聯,馬英九即大張旗鼓,聲討國會議長,已違背民主國家權力分立原則,及對國會議長起碼的尊重。何況,黃世銘的密告資料,已被王金平否認,連被指控接受關說的法務部長、高檢署檢察長及承辦檢察官,也否認受到關說,或因為關說而改變裁定,承辦檢察官還淚控特偵組涉嫌扭曲事實,對她施加恐嚇,如此則關說如何確立?相關當事人的陳述完全未獲採納,特偵組違法監聽取得的證據,反被拿來做為指控他人的罪證,那是指鹿為馬,黑白不分。在司法罪證尚不明確,司法程序還未啟動之前,馬英九迫不及待脅迫考紀會,坐實王金平關說的罪名,擺明了就是政治鬥爭,要王金平下台。

 馬英九在考紀會召開前的記者會上,高分貝指控王金平立關說司法個案,傷害司法獨立,如果不受譴責、不負責任,則司法改革將付諸東流。我們認同此說,但必須回到事實面加以檢驗,馬指控王金平關說的具體事證為何?證據從何取得?符不符合程序正義?王金平既是資深立委,也是國會龍頭,除了服務基層民眾,朝野立委也可能因為一些疑難雜症,找他幫忙,只要不違背法律,沒有利用議長職權施壓,此類請託應在容許範圍,硬要說成違法關說,大可不必。行政部門接到此類請託,只要依規定處理,也不致構成違法行為。台灣各級議會當中,類似請託文化相當普遍,對國民黨籍民代來說,請託更是家常便飯。如果要辦,也不應該只針對王金平一人,更重要的是,關說若涉違法,就要依法究辦,而非祭出黨紀大旗,以家規對抗國法。

 馬英九為了挽救低落的聲望,遂行兩岸既定議程,不惜破壞憲政體制,踐踏司法威信,藉家規鏟除異己,將使台灣政局亂象加劇,國人應有警覺。按照大法官解釋,國會行使立法權之程序得依自行訂定之議事規範為之,議事規範如何踐行為國會內部事項,行政、司法或其他國家機關均應予以尊重。依照憲法規定,國會議長必須保持政黨中立,因其身分特殊,不能只憑黨紀處分使其喪失議長地位,否則藉黨紀控制國會,議長的中立性及國會的自主性如何維繫?誰能抗衡日趨專斷蠻橫的馬政府?



發佈日期: 2013-09-12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