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專論 薪資墨西哥化、稅改要有大格局 賴振昌
FB Plurk Twitter  

薪資墨西哥化、稅改要有大格局    賴振昌



 美國富比士雜誌網站《為何台灣的薪資和墨西哥一樣低》指出,「台灣雖被國際貨幣基金(IMF)列為先進經濟體,但薪資卻與墨西哥差不多」。台灣官方去年十一月統計數字顯示,台灣勞工去年平均月薪是一二八八美元(約台幣三萬七五七三元),只比二○一六年增加一點六%。而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統計,墨西哥人的平均月薪為一二七六美元。被列為開發中國家的墨西哥,人均GDP不高,貧窮率高達四十六%,約一億二千萬人是貧窮人口。墨西哥和被IMF列為先進經濟體的台灣相較起來,月薪只少了十二美元(約三五○元台幣),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國家發展委員會對此做出回應,聲明台灣薪資水準與墨西哥相近,是將不同計算基準的薪資進行比較,並不具意義。若以折合美元的每月名目薪資做比較,二○一六年台灣平均月薪一五一○美元高於墨西哥平均月薪六八四美元一倍以上,富比士的說法並不正確。但不管國發會如何的澄清說明,相信仍是無法改變台灣係處於低薪困境的事實。面對國內長期低薪化、貧富差距擴大的現象,探究其造成這樣困境的原因固然很多,筆者認為其中一項重要的原因是國內經濟產業轉型,但相關的租稅政策未能發揮應有的功能,所造成的影響結果。

 近年來台灣的經濟發展模式,已從早期的勞力密集產業,轉換成為資本密集或技術密集的生態。在勞動密集產業的經濟模式下,勞動力是一項重要的生產要素,面對所得分配時,勞工自然有較大力量,可以參與分享經濟成果或要求加薪;但今天在經濟發展屬資本密集的情況下,勞動生產力的重要性已大大的減低,因此大部分的經濟成長好處,將多由資方或技術擁有者所獲取,勞工能分配到的所得很有限。以今日台灣企業獲利情況來看,公司每年還是有賺錢的,可是大部分盈餘多由資方拿走,像郭台銘前年度個人的盈餘分配就超過一百三十億元;公司的獲利只有少部份用來給員工加薪,因此勞工薪資增加就很少,甚至有退回到十七年前水準的現象,正是反映勞動生產力在整個所得分配過程中,重要性降低的現象。

 這是經濟轉型必須面對的挑戰,也是弱勢勞動者的無奈,我們並不能因此說產業由勞力密集轉成資本密集的方向是錯誤的,畢竟產業的升級是國家發展必須努力的目標,而西方先進國家也都經過了這樣的發展過程,但為甚麼他們的低薪、貧富差距惡化問題沒有那麼嚴重呢?主要是他們在發展資本密集或技術密集產業的同時,會重視各種公平正義的政策,例如調整租稅的所得重分配功能、強化工會組織,或增加社會福利、照顧弱勢的措施等,來降低對社會貧富差距擴大的影響。但很遺憾的是我國卻是在這方面的努力不夠,沒有積極地提出相關的政策方案。

 尤其租稅制度可以扮演「所得重分配」的功能,早已是現代租稅理論所公認,在缺乏戰略思考的前提下,雖然財政部也有感受到需要進行租稅改革的壓力,但其最近的改革作為卻多停留在片段、枝節技術性的稅務檢討,完全沒有大格局的改革論述,冀圖透過公權力的運用,來彌補勞動生產力的重要性在所得分配的影響力流失窘境,難怪無法有效的改善台灣的勞工低薪問題。

(作者為台聯黨前立委、台北商業技術大學前校長)

發佈日期: 2018-03-27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