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 社論 擺脫藍綠動員對抗 建立成熟公民社會
    擺脫藍綠動員對抗 建立成熟公民社會



     野草莓運動進入第九天,其三項訴求為「總統馬英九與行政院院長劉兆玄公開道歉」、「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下台」與「修改集會遊行法」。前兩項已不可能實現,目前惟第三項將可於今日立法院院會中討論。

     事實上,這次由各大學學生自動發起,於自由廣場以靜坐的方式訴求修改集會遊行法的運動,無疑是台灣在進入藍綠對抗時代後,頗為值得重視的一場公民運動。理由在於,它既非由政客所主導,也不接受任何特定政黨或政治人物的物資贊助,甚至連各政黨精神或口頭上的支援,都一概被視為別有用心而遭到嚴辭拒絕與駁斥,就此而言,一個成熟公民運動在形式上所應有的自主性與獨立性已全然具備,我們更期待其於實質上能對所訴求的議題與社會大眾有更為深入的對話,以說服並擴大社會各階層對該運動的參與。

     台灣自從野百合學運之後,尤其政治上正式步入藍綠對峙以來,幾乎所有的社會運動與稍具規模的群眾抗議活動,都或多或少與政黨間,有台前或幕後的利益糾葛,或甚至本身就是由政治人物所策動與主導,例如過去綠營在高舉「本土愛台灣」大旗下,及藍營在高喊「民主反貪腐」口號下,所發起或舉辦的大小型抗議遊行運動等等,其最開始所揭諸的理念與部分參與者的良善用意,固然值得肯定與尊重,但之後卻常常淪為特定政黨與政治人物,用來騙取選票與贏得政權的工具。

     證諸朝野兩黨過去或之後的所做所為,徒然暴露出其執此宣傳口號及意識形態的目的,並非出於真誠信念與力行實踐,只是用來煽動支持者及操弄選民罷了。以這次改革集遊法為例,朝野兩黨在深受集遊法之時,都誓言旦旦要修法甚至廢法,但當可資為已用時卻又都同樣抗拒改革,人民豈能再受兩黨虛情假意的欺騙。

     所有現代憲政制度下的基本權利雖美其名為天賦人權,但在人類歷史上從來就不是憑空而降、與生俱來,而是必須透過不斷努力的爭取與拚鬥,對抗並打倒藉剝奪眾人權利以謀己利的壓迫者,才能真正取得身為人的自由與尊嚴。這種理想應然面與現狀實然面的落差與鴻溝,必須靠人民自主的覺醒與無私的付出,才得以拉平與填補其間所造成的社會不公與不義,而這也正是公民運動的真正意義與價值。

     我們在肯定這場運動外,也期待之後台灣社會類此自發自主性的公民運動能夠更加蓬勃發展,各民間社團或擁有共同理念的團體,都能有勇氣敢於站出來為自己的權益發聲,抗議的訴求未必一定要攸關全民共同利益,甚至也常會引來相對利益團體的反彈,但這毋寧都是成熟市民社會的常態,特別是個別弱勢族群或邊緣團體的公平待遇要求,更常是對強勢或主流民意及利益的挑戰。但在每個人都擁有充分發出訴求的權利保障下,且平等地立基於法治制度所要求的和平理性框架下,所有議題都有被公眾審視及討論的機會與空間,從長期發展的觀點而言,對社會的整體貢獻絕對都是正面且進步的。最重要的是,切勿再將任何抗爭的議題僅侷限在與政治相關,不能永遠只服膺於政黨及政治人物的領導,更不應一再只為了追求政治上的目的及利益。

     此外,我們也在此呼籲朝野各政黨及政治人物知所節制,切莫意圖介入或消費此次大學生靜坐爭取集會遊行權的運動,務必留給台灣一個建立成熟公民社會的空間。

  • 社論 司法應嚴拒政治力干預 才能贏得人民信賴
      司法應嚴拒政治力干預 才能贏得人民信賴

     前總統陳水扁涉及國務機要費及第一家庭洗錢疑案,昨天經台北地方法院合議庭裁定羈押禁見,立即被關進台北看守所,成為台灣首位遭羈押禁見的卸任元首。事實上,前天特偵組向法院聲押的消息一出,即已引起反扁、挺扁陣營的兩極反應。可以說,本案尚未起訴,即已引發台灣社會的嚴重撕裂,未來漫長的司法審理過程,恐將更激化藍綠的對立衝突,對司法公信力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

     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挺扁也好,反扁也罷,理應信賴司法的公正,尊重司法的裁決。但現實的狀況卻非如此,尤其是涉及政治人物的案子,司法裁定的結果往往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司法夾在當中,裡外不是人,每審理一件政治人物的官司,司法公信力就受到又一次的凌遲,陳水扁的案子自不例外。藍綠陣營的支持者依個人主觀好惡,選擇性相信或不相信司法,社會最後正義的防線面臨潰堤。何以致之?政治的操弄是原因之一,司法本身不能堅守獨立原則,寧願隨政治風向起舞,也要負相當大的責任。

     以本案為例,陳水扁於八月中旬坦承把選舉結餘款匯出海外之後,隨即展開連串的司法攻防,頻頻下鄉取暖,接受媒體專訪,爭取深綠人士相挺;企圖拉李登輝、連戰一起下水,揭發特偵組檢察官涉嫌炒股;指控總統府黑手干涉案情,不斷宣稱自己及家人將被收押等等。這些自保的行為,不論是基於對司法不公的疑慮,或是訴訟策略的考量,終究不免給人藉政治動作影響司法判決的印象。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特偵組偵辦陳水扁案,政治力介入的痕跡,同樣斧鑿斑斑。府院高層對本案的過度關切與不當發言,令人瞠目結舌。首先是,馬總統藉出訪中南美洲的機會「出口轉內銷」,指扁家貪腐一如菲律賓的馬可仕家族。隨後,行政、立法、監察三院火力全開,行政院長劉兆玄率邱正雄等人入府報告,府院達成共識,由法務成立跨部會小組,全力偵辦,法務部長王清峰每天回報辦案進度。劉兆玄並宣稱,政府完全掌握「情資」。馬總統在國慶談話中更誓言要打贏對貪腐的戰爭。種種作為,均難脫政治力介入司法之譏,這都是司法無法獲得人民信賴的主因。

     檢調未能堅守獨立辦案原則,反而屈服於政治壓力之下,見風轉舵,察言觀色,自難贏得人民信賴。本案偵辦過程中,檢調違反偵查不公開及無罪推定原則,選擇性洩露情資給特定媒體,對當事人的權益造成明顯的傷害。若加上最近接連羈押綠營地方首長的作為,實已讓司法體系蒙上特定色彩,影響社會觀瞻。曾承辦國務機要費的檢察官陳瑞仁最近在一場研討會中呼籲檢方應避免「辦案對象群組化」,如集中辦藍或辦綠。高院法官呂太郎也指出,如執政黨、在野黨都有人涉及貪污,結果檢察官捉到的都是同一黨的人,那難道沒有選擇性辦案的問題?

     司法如果想重新贏回人民的信賴,當務之急就是心中無顏色,不要以雙重標準看待性質相同的案件。

     檢調用什麼標準辦馬總統在台北市長任內的特別費案,就用相同的標準來辦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陳水扁既無逃亡串證之可能,檢方若掌握明確事證,直接起訴即可,何必對一位卸任元首以手銬加身,強行羈押?我們認為,檢方應以最快的速度起訴本案,讓證據攤在陽光下,接受各方檢驗,才能重建國人對司法的信賴,避免國際社會懷疑台灣民主倒退。

        
  • 社論 司法機關的濫行羈押 不僅違反程序正義更嚴重踐踏人權    2008-11-12
  • 社論 面對經濟景氣危機 馬政府不能自欺欺人    2008-11-11
  • 社論 台灣主體性是美台兩國共同的資產與利益    2008-11-10
  • 社論 立即修正集會遊行法 落實保障人權貫徹法治    2008-11-09
  • 社論 人權與主權是台灣民主的核心價值不容國共聯手糟蹋    2008-11-08
  • 社論 政府錯估形勢執法過當 抵銷兩岸會談成果    2008-11-07
  • 社論 歐巴馬勝出 平等和多元價值的實現    2008-11-06
  • 社論 民主台灣 人民有表達抗議的自由    2008-11-05
  • 社論 不可因陳雲林來台 弱化國防敵我意識    2008-11-04
  • 社論 馬政府不能犧牲主權換取中國合作    2008-11-03
  • 社論 連戰不可將APEC當成聯共的舞台    2008-11-02
  • 社論 直轄市升格不應獨漏台北縣 行政區劃不可以權力私心考量    2008-11-01
  • 社論 跳脫舊思維 國土再造須專注行政區域彈性調整    2008-10-31
  • 社論 馬英九應該以總統身份接見陳雲林    2008-10-30
  • 社論 朝野應嚴審總預算 為人民看緊荷包    2008-10-29
  • 社論 以國家基礎建設連結 才能真正降低失業率    2008-10-28
  • 社論 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才是國家主權的主人    2008-10-27
  • 社論 台灣人民不會坐視馬政府閹割國家主權    2008-10-26
  • 社論 立委選舉新制是國會結構性暴力的禍首    2008-10-25
  • 社論 連續飛安事件顯示國軍戰力已經弱化    2008-10-24
  • 社論 投降不能換取和平 畏戰無法避戰    2008-10-22
  • 社論 民進黨應以維護台灣主權為首務    2008-10-16
  • 社論 下年度總預算應重新編製才符程序正義    2008-10-15
  • 社論 唯有快速改組內閣 才能提振投資人信心    2008-10-14
  • 社論 對中國的全面開放政策 將戕害台灣人民權益    2008-10-13
  • 社論----空洞的口號 無法掩飾馬政府的無能與傲慢    2008-10-12
  • 社論 執政黨、府院不應阻撓國會監督大陸政策    2008-10-11
  • 社論 改善行政效率 才能提振企業的投資信心    200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