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時報
小 中 大
  • 社論 調降遺產稅需要審慎而週延的規劃
     調降遺產稅需要審慎而週延的規劃



     在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提出了「調降遺產稅邊際稅率到百分之十」之後,遺產稅的問題引發了各界的注意。其實,行政院在去年八月,就已經通過了「遺產及贈與稅法修正草案」送立法院審議,目標是將遺產稅最高的邊際稅率由現行百分之五十降到四十、提高免稅額、減少級距、可在生前移轉贈與使用。只是,謝長廷候選人的這項政見更為積極,要將稅率降到百分之十,這已經和新加坡的百分之五到十極為接近,也和香港的免徵差異不大,的確可以大幅提昇台灣在爭取富人資金上的競爭力。

     然而,這項問題從去年立法院審議迄今,已經引起學界的討論。在學理上,衡量一項稅收的標準一般有五項原則:簡單、公平、效率、穩定、生產與成長。從「簡單原則」來說,課徵遺產稅的困難度較高,其稅基難以明確統計,不僅官方的執行成本偏高,民眾亦難以自行處理,通常會聘請專家代勞。因此,並不符合簡單原則。其次,從「公平原則」來看,表面上遺產稅的確是要追求公平,讓社會上的富人多繳稅,不讓其後人在起跑點就「高人一等」;但從各國的實施經驗來看,擁有各種避稅管道的富人早已將資產避開,能課徵到的遺產稅相當有限,乃至於被戲稱為「暴斃稅」,像英業達的溫世仁先生驟逝,才會成為遺產稅的「受害者」,交了五十億元的遺產稅;至於更為富裕的蔡萬霖先生,卻因「規劃」得當,只交了五億元的稅!

     由「效率原則」觀察,遺產稅若高於競爭對手,會讓企業主將大筆資金移轉海外低賦稅的國家或地區,造成不利於經濟發展的影響,這也是許多專家學者大力疾呼調降或免除遺產稅的最大原因。他們認為近年來新加坡和香港的大力調降遺產稅,已經造成台灣富人的資金大幅外流,影響到台灣的投資。由「穩定原則」來檢測,遺產稅近年來都占我國稅收的百分之一至二,算是相當穩定的稅源,當然符合了這項原則。由「生產與成長原則」來看,目前雖然邊際稅率達百分之五十,但真正課徵到的人相當少,似乎不符合生產性;但是在台灣以房地產為主的財產價值會逐年增加,稅收會跟著成長,則又符合了成長性。因此,在五種賦稅原則上,台灣目前的遺產稅符合了公平、穩定、生產與成長等三項原則,但是對於簡單和效率兩項原則卻無法達到理想,導致學界也無法獲得共識的尷尬狀況。

     不過,如果進一步析論,是否在大幅調降遺產稅之後,移轉到香港、中國(目前也不課遺產稅)或新加坡的資金就會移回台灣,成為投資的資金呢?其實台灣目前的閒置資金很多,即使是留在台灣的許多資金也沒有進行投資,要不要進行投資應該是投資環境或信心的問題,因此沒有遺產稅之後的回流資金,不見得就會流入投資事業,激發所得的乘數效果。而就算真的進行投資,造成所得的乘數效果,可能也還是富人獲得的比較多,窮人獲得的比較少,讓所得分配進一步惡化,這卻是支持取消或大降遺產稅的學者沒有提到的!

     在這種情況下,要大幅降低或取消遺產稅,其時機似乎還有待商榷,因為台灣社會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所得分配惡化,其嚴重性高於經濟成長。如果要談效率,則去年的經濟成長率百分之五點五,還高於韓國的四點九,只是一般大眾感受不到這種成長,內需產業和一般消費仍然不足;因此一般民眾對於「公平」的考量,可能還是高於「效率」。

     賦稅變動的影響包含經濟面、政治面和社會面,大幅降低遺產稅的結果,在經濟面上的效果可能稍微偏向正面,但政治和社會的效果肯定是明顯的負面。因此,如何獲得一個既有經濟效率,又能讓廣大的社會大眾感覺政府沒有「偏袒富人」的改革,還需要謝陣營和財政部好好商量,以免顧此失彼、反失民心。

  • 社論 消弭獨裁政黨疑慮 國民黨應主動修改立委選制
     消弭獨裁政黨疑慮 國民黨應主動修改立委選制

    │民進黨自食選制惡果 應深刻反省向人民道歉

     立委大選後,陳水扁總統已不只一次把民進黨立委敗選原因推給新選制,例如許多選票變成制度性廢票,民進黨在很多地方雖拿到三○%的得票率,但國會竟沒有半個代表,其次,他也認為選舉結果封殺小黨生存空間,有些小黨儘管已經拿到超過三%的得票率,只因為沒有達到政黨門檻五%的得票率,國會席次連一席都沒有。總統甚至憂心台灣可能會重回體制外的街頭抗爭,故希望新選制能有所補正。無獨有偶的,因立委選舉泛藍席捲超過四分之三的席次,面對新國會國民黨一黨獨大,民進黨立院黨團也展開第一波選制改革行動,針對單一選區「票票不等值」問題,及根據現有立委聲請釋憲規定,新國會小黨將全無釋憲權,已違反權力分立原則等,由立委賴清德領銜一併提出釋憲案,希望大法官能宣告該兩者違憲。

     事實上,當初改採現行內容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時,國內法政學者一面倒地發表反對意見與警告,其中被各界批評將妨礙台灣未來長期民主發展的主要缺失有三點:

     一、國會議員人數與總人口數比例失衡,有代表不足的疑慮,事實上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只要人口超過五○○萬的,幾無國會議員人數在一五○席以下,台灣人口高達兩千三百萬,竟只有國會代表一一三席,簡直就是荒謬不倫,違背所有基本的政治學常識。而又因為基隆、竹縣、竹市、花蓮等縣市,再加上金、馬、東、原住民這些藍軍在選民結構上原本即佔有絕對多數的選區,綠軍根本幾無當選可能,如此一來,勢必使得國會幾乎註定是藍軍萬年多數,而綠軍卻可能萬年在野的命運。

     二、選區劃分不當造成各選區選民數目相差懸殊,有票票不等值之嫌。以台灣本島為例,各縣市選出的立法委員所代表的人口數從二十四萬到四十六萬間高低差異參差甚鉅,而離島如連江縣,竟只要區區數千票就可選出一位國會代表,憲法選舉權中所保障的票票等值原則,幾被嚴重被破壞。

     三、百分之五的政黨最低門檻過高,有扼殺小黨生存空間之虞。台灣在長期動員勘亂戒嚴體制下,被國民黨一黨專制統治近五十年,人民政治參與自由全然被壓抑禁止,政治公民意識薄弱待興,解嚴開放組黨至今不過短短二十年,國內政黨生態仍嫌過份沉寂單調,各類政黨的蓬勃發展尚待國家積極鼓勵,卻竟將德國為改過去政黨發展過度、小黨過度林立之弊而採的高政黨門檻制度冒然引進,不察且罔顧個別國情之大相徑庭,致使才剛萌芽的人民組黨熱情被澆熄,現有小黨存活的一線生機也被窒息。而在各國行之良好的單一選區所具備的改革進步精神,就在減半、票票不等值及過高政黨得票門檻等粗糙與錯亂的配套辦法下,活生生將憲法的三大民主原則破壞殆盡,更讓台灣的民主發展蒙上一層陰影。

     平心而論,這次立委新選制的形成,是當初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先生大聲疾呼、陳水扁總統強力硬推、及國、民兩大黨在立法院聯手合作通過的。國民黨做為新制的最大漁翁得利者當然暗自竊喜,但陳水扁總統及民進黨立院黨團自己就是新制當初的始作俑者,不公平遊戲規則的創造者,如今在嚐到所有可預見到的苦果,又將所有小黨拉進去陪葬後,才又想反悔翻桌不認輸,實在令人不齒。所以,這些現在抱怨及批評新選制的所有政客們,應該先為自己過去的愚行及惡舉公開向人民罪己,更應該向當初被自己汙衊、醜化成反民意、阻礙民主發展者的所有反對新制的小黨、黨內異議者及學界人士,深深一鞠躬道歉,否則不僅無法博得民眾的贊成或同情,恐怕更只會被譏為自取其辱、罪有應得。

     反過來說,國民黨做為新制的受益者,也不應只想藉著當初民進黨的愚蠢而長期獨霸國會,應該有為台灣民主發展百年計的胸襟,重新檢討並修改新選制中不公平與反民主之部分,如此方能成為靠真正實力取得多數、值得令人尊重的大黨,以一改長期至今仍讓人有所疑懼的獨裁政黨印象,如此方是國家之福。

              

  • 社論 嚴正抗議中國開闢台海新航線侵犯我國主權的企圖    2008-02-18
  • 社論 教育部五年五百億計畫不應重理工輕人文    2008-02-18
  • 社論 國民兩黨應協力推動公投 確保台灣國家主權    2008-02-18
  • 社論 建立警民夥伴關係 重建免於恐懼的社會    2008-02-18
  • 社論 敞開心胸超越黨派 建立台灣文化主體性    2008-02-18
  • 社論 選出優質立委 鞏固台灣民主發展    2008-02-18
  • 社論 教育改革必須去蕪存菁長遠規劃    2008-02-18
  • 社論 消除M型社會貧富差距 經濟發展與環保並重    2008-02-18
  • 社論 國防部應採取積極作為 因應共諜案對國家安全影響    2008-02-18
  • 社論 兩位總統候選人應制定符合專業、永續的全民醫療政策    2008-02-17
  • 社論 總統大選不能淪為「泥巴戰」    2008-02-16
  • 社論 全民支持入聯、返聯公投 捍衛台灣民主價值    2008-02-15
  • 社論 支持雲門也要具體規擘台灣文化藍圖    2008-02-14
  • 社論 調降遺產稅需要審慎而週延的規劃    2008-01-27
  • 社論 用和解與協商解決高捷預算爭議    2008-01-26
  • 社論 疾病預防宣導不應重城市而忽略鄉村偏遠地區    2008-01-20
  • 社論 嚴辦賄選案 速審速結重建司法公信力    2008-01-19
  • 社論 教育改革必須去蕪存菁長遠規劃    2008-01-02
  • 社論 消除M型社會貧富差距 經濟發展與環保並重    200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