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1 月 21 日 頭版焦點 | 所有類別

美島血淚 激化民主前行
 三十年後重看美麗島事件,我們可以從中看見前人的智慧、懷抱希望、再度擁有力量,為了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子孫,每一個人都應當更努力。
美麗島事件有兩個重點標記,事件本身與林義雄滅門血案。
 一九七九年六月,主張「體制內改革」的康寧祥等人創辦『八十年代』月刊,由康擔任社長、江春男(司馬文武)擔任總編輯。八月,主張「街頭鬥爭」的黃信介等人也創辦『美麗島』雜誌,由黃擔任發行人,許信良為社長,呂秀蓮、黃天福為副社長,張俊宏任總編輯。

[color=0000FF]國府鎮壓 美國政府關切[/color]

 對於「黨外」勢力的發展,國民黨政府內部也有兩種不同的態度。中央政策委員會副秘書長關中、梁肅戎,以及中央組織工作會副主任朱堅章等人主張緩和處理。但國民黨另一股勢力則採取完全相反的態度。
 七月,『疾風』雜誌創刊,後臺為蔣孝武,雜誌社發起打擊黨外的「疾風行動」,於『美麗島』雜誌酒會當天聚眾包圍中泰賓館,幾乎釀成嚴重衝突,人稱「中泰賓館事件」。
 「中泰賓館事件」後接連三個月,『美麗島』雜誌於全台各大城市分別設立分社及服務處,它所造成的聲勢,以及來自右翼人士的挑釁與刺激,使局勢越來越僵化。
 『美麗島』雜誌社乃決定在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在高雄舉行「人權大會」並示威遊行。臺灣時報加派記者二十四小時守候,以圖文記載了這一段過程。
 十二月九日,南區警備司令部突然宣布將於次日舉行﹁春元七號冬防演習﹂,嚴禁一切集會。
 十二月十日,是國際人權日,那晚美麗島人士在高雄市舉辦國際人權日紀念大會。當天剛好是國民黨四中全會揭幕,當局派出大批軍人跟警察戒備,雖然黃信介已經跟警總南區司令常持琇取得協議,演講會可以在原定地點(扶輪公園)舉行,但是遊行的火把不可點燃。
 然而此時群眾已非兩人協議所能控制。當「出發前往演講」的人群中,有人私自點燃火把,被治安單位認定,美麗島人士失信,開出鎮暴車,擺出鎮暴隊形,於是將警戒區域縮小,以強大鎮暴警力封鎖了群眾的去路,緊張氣氛不斷升高,終於造成了一場上百人受傷的警民衝突,此即「美麗島事件」或「高雄事件」。



[color=0000FF]事件過程 本報完整記錄[/color]

 臺灣時報不僅因為報社位於遊行動線上,更基於媒體的責任,攝影記者與文字記者鎮夜守候,不論是文字或是攝影都大量、完整地記錄事發過程,第二天報紙上有了:「高雄昨晚發生不幸衝突事件」、「上百人受傷警民衝突」等多篇圖文並茂的新聞,但也因此受到當權與美國「注目」。
 十二月十四日臺灣時報的新聞記載著十三日警總查封美麗島雜誌社,逮捕林義雄等十四名黨外人士,包括現在的前副總統呂秀蓮,並對逃脫的施明德發出通緝令等新聞;黃信介則於次日經立法院同意後被捕,二十五天後施亦被捕。
 「街頭鬥爭」路線的領導人幾乎被一網打盡。負責特工的王昇,在搜捕行動的第二天,立即晉陞國民黨中常委。
 對於國府的整肅行動,美國朝野曾經表達嚴重關切。一九八○年一月二十日,末代駐華大使安克志來臺。二十一日,美國在臺協會理事主席丁大衛接見「美麗島事件」被捕者家屬。三月五日,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愛德華‧甘乃迪要求美國政府採取措施阻止國府鎮壓。

[color=0000FF]民主多元發展 敞開心胸接受[/color]

 在這段時間,臺灣時報以報紙上最重要的「社論」挺身為這批黨外人士說話,即使主筆以溫柔的語言,婉諫政府「從寬處理」,這也是當時所有其他媒體所不敢言、不敢為的。
 蔣經國總統權衡島內外情勢,決定以「較為開明」的方式處理「美麗島事件」。事變後被捕和自首者一百五十人中,先有九十一人獲釋。而原來警方宣布涉嫌「叛亂罪」的五十三人,到二月二十日大幅縮減為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等八人,審判採取公開形式,允許記者和家屬旁聽,亦允許報紙報導被告的陳述和律師的辯護詞,這是民主發展的重要印記。
 審判期間的二月二十八日,卻發生了令人髮指的「林義雄滅門血案」,使得整個黨外運動受到非常大的挫折,卻也引起許多民眾轉向同情。在二十九日臺灣時報二版即以方塊文章「無事不談」敦請政府「從速破案」,三月一日,台灣時報又以社論再次敦請政府「從速破案、嚴懲兇手、公布真相、取信於民」。
 四月十八日,警備總部軍事法庭判決施明德無期徒刑,黃信介十四年徒刑、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呂秀蓮、陳菊等人各處有期徒刑十二年。
 雖然國民黨經由美麗島事件的審判,囚禁了黃信介等一大批黨外反對派領袖和骨幹,使黨外反對勢力受到沈重打擊,但是,透過臺灣時報等傳播媒體對審判過程的報導,黨外人士的陳述和辯護都公開見報,使民眾對問題有更深入的了解,因而獲得更多民眾的同情。
 在大審中為黨外人士辯護的一批中青年律師,包括尤清、江鵬堅、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等人,自此嶄露頭角,成為黨外政團的重要人物。
 此外,被告家屬中,如張俊宏之妻許榮淑、姚嘉文之妻周清玉等,亦於此時「代夫出征」,逐漸成為黨外運動中的要角。總之,黨外反對勢力在「大劫難」打擊下,反而呈現「後浪推前浪」,恐怕是國民黨當局者所始料未及的。
 美麗島事件血淚斑斑,這樣的痛也是一種力量,適足讓民主前行不止。
(記者孫麗菁)
發佈日期:2009-12-22 00:33:31
電腦版 | 手機版
電子報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勿任意轉載     違者必究】
總社社址:814高雄市仁武區高楠公路32號  總機:(07) 3428666
廣告專線:(07) 3102696  訂報專線:(07) 3102778  爆料專線:(07) 3102676
台北管理處:台北市民生東路二段25號 電話:(02) 25218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