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1 月 18 日 頭版焦點 | 所有類別

關中:美麗島事件 加速民主化進程

[color=0000FF]當年負責與當外人士溝通[/color]

 黨外最初有五人小組,被蔣經國政權視為「一定要溝通」的對象。可是能見到面的大半是張俊宏與姚嘉文兩人,許信良偶爾出現,來一下就走了,有時根本不來。林義雄則認為與國民黨沒什麼好談,見面次數數得出來。至於施明德,國民黨最討厭他,根本不把他當成對手,但誰知道,日後竟是他鬧出美麗島這麼大的風波!
 歷史的涓流滄桑,似乎都烙印在關中的深刻記憶中,他不諱言,最早國民黨成立一個讓黨外看了名字就想笑的「人和小組」,嚐試與異見人士開啟接觸,意思是國民黨要與黨外意見和平相處,但召集人是谷正綱與黃少谷,由他們這種黨外認定的「死硬派」會有什麼效果?實在諷刺!
 中說,其實蔣經國有誠意與黨外聯繫,而且有整套的觀念與方案。他接著就在黃越欽、林清文與蘇俊雄等人陪同下,逐漸擴大與地方大老接觸的層面,如美麗島雜誌在中泰賓館辦的創刊酒會,他去道賀寒喧,也藉機認識黨外人士,了解他們的想法。
 接著,梁肅戎為他找到了真正的大老吳三連,吳三連再找吳豐山,在立法院梁肅戎找了康寧祥,康寧祥再找他的「八十年代」雜誌總編輯江春男(司馬文武),這樣組成了「六人小組」,開始與黨外各派系、山頭不斷聯繫,六人小組每一至二個月聚會一次,大多是在日本料理店「吉兆亭」,當時蔣經國有什麼想法都會要關中先告訴吳三連,以示對他的無比尊重。

[color=0000FF]接受個人言論 但不許涉及行動[/color]

 關中還到省議會去拜訪支持黨外的地方大老,如曾參選第一屆台中市長的老牙醫張深鑐。張深鑐見到他侃侃而談,關中傾聽他對國民黨的不滿,完全不反駁,老牙醫覺得這個年輕人還蠻有禮貌的。關中告訴對方「你講的話我回去會忠實反映,我是來替你們服務的」!
 他發現,黨外人士基本上是對制度有意見,對他個人則是歡迎的,因為黨外從沒想到,國民黨會派這麼重要的人來與他們對談。他當時也看出來,台灣終究會出現本土性的反對黨,它不一定主張分離主義,但在發展過程中一定要有此主張,用以跟國民黨區別。
 身為與黨外溝通的開創者,關中多所摸索。他又發現國民黨到台灣後,對地方政治都是透過士紳,中央根本不懂也管不上,直到爆發「中壢事件」,他才知道已經由情治單位接手,警總把異議人士當成「敵人」看待,這樣做只會把情況弄得更糟!
 他把情況告知蔣經國,蔣要關中承諾黨外人士「國民黨不會與黨外為敵,我們唯一的敵人是共產黨!」
 所以溝通的原則是,在言論的層次,或是個人的層次都可以接受、可以容忍。但若涉及行動的、法律的,甚至是團體的層面,就絕對不允許,而且當時有黨禁,如果有正式的反對團體出現,也就是組黨,一定會出事。因為,它可以號召群眾,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下,「不能接受」!

[color=0000FF]時代悲劇 也是里程碑[/color]

 關中認為,這後來就是黨外衝撞體制的導火線,他還在想辦法冷卻,將有聞必錄全送到秘書長張寶樹那邊,但後來蔣經國要他直接面報,可見當時黨如何重視他的工作。
 雖然他的工作還未水到渠成,最終還是發生了震驚中外、令人遺憾的美麗島事件,關中卻對這段他曾經努力過的歲月不後悔。他認為美麗島有其發生的背景與必然性,蔣經國在當時的情勢下,不能不出重手處置,可是在事後的處理上,也從善如流聽取國內與國際的聲音,高高舉起,卻輕輕放下了。
 更慶幸的是,它不像二二八事件一般,變成家破人亡的流血悲劇,而且對於牽涉其中的人士,處刑都較威權時代的刑度輕了許多,只是對於像姚嘉文、張俊宏等原來經常見面的人,仍不免牢獄之災,他由衷感到惋惜。
 他說,國民黨在經歷此一變局後,更加速了民主化的進程,日後的解嚴、黨禁與報禁逐一廢除,美麗島事件也代表著一個時代的里程碑,它雖然是一個時代的悲劇,但也代表民主進程中付出的必然代價。
 在事件屆滿卅年的同時,關中本人對於本報專訪深沈致謝,但也婉拒發表更多意見,他認為,歷史自然會對所有參與其中的人物下註腳,而他,只不過在進程中扮演了一個平凡的角色。唯一讓他覺得能稍感寬慰的是,如今他的台語進步多了,不用再找人來惡補,也能聽懂台語連續劇了。(記者彭華幹)
發佈日期:2009-12-17 05:56:00
電腦版 | 手機版
電子報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勿任意轉載     違者必究】
總社社址:814高雄市仁武區高楠公路32號  總機:(07) 3428666
廣告專線:(07) 3102696  訂報專線:(07) 3102778  爆料專線:(07) 3102676
台北管理處:台北市民生東路二段25號 電話:(02) 25218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