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1 月 18 日 頭版焦點 | 所有類別

戴振耀:為自由民主 願拋頭顱灑熱血

[color=0000FF]美麗島事件 驚天動地歷史[/color]

 在高雄縣內門鄉溝坪派出所附近山區一處農田,遠遠眺望,就看到兩位埋頭苦幹修剪小番茄枝葉的「做田人」。在十二月初傍晚時分餘暉映照之下,兩人一黑一白,黑者手腳俐落、白者動作典雅,在他們兩人身上,看到傳統農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滿足與祥和。若非採訪任務在身,實在不願意破壞這種現今渾沌政壇、市儈商場中,已經絕跡的與世無爭。因為白皮正是民進黨前頭號情報頭子、曾經「永遠的秘書長」喇叭│邱義仁;黑皮則是民進黨前農委會副主委、自詡「永遠的農夫」耀伯│戴振耀。
 大夥沉浸在宛如世外桃源的境外之地,片刻,叫了聲「耀伯仔」,戴振耀很開心從農田中跑來跟我們熱情的擁抱,因為耀伯知道我們根本不在乎他早已「香」汗淋漓;喇叭從遠處跟我們打招呼,但貼心地不讓我們下田打招呼,以免弄髒衣服。
 坐在鐵皮搭建的農寮小庭院,當年擔任美麗島雜誌社基層義工、因而二審被判三年,且坐滿三年黑牢才出獄的戴振耀,談及三十年前十二月十日晚上那一場驚天動地的歷史,嘴角雖帶著憨厚微笑,仍讓人不寒而慄。

[color=0000FF]街頭宣傳演講 警察阻擋[/color]

 民國六十八年十二月九日,為了隔一天要舉辦的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戴振耀和姚國建兩人開著兩輛小卡車,車上還坐著楊秋興,大家拿著麥克風在高雄街頭廣播:「黨外要來演講,歡迎人民踴躍前往參加」。當時在華國飯店碰到紀萬生,雙方還互喊「加油」。
 後來姚國建說:「乾脆到眷村行動好了」;戴振耀氣勢高昂說:「衝就衝啊!」結果車子開到鼓山二路和麗川街口時,警察來擋路,並動手搶擴音器主機,戴振耀就高喊:「國建啊!警察開始抓人了。」接著,警察開始踢打,戴振耀手伸入口袋要拿十元硬幣打公共電話給陳菊、施明德,警察卻說他是要「抄傢伙」,雙方因此開打。一些人民趕來支援,便衣警察要抓姚國建和鄭勝雄,戴振耀拉住警車不放,邱垂貞趕緊拉住戴振耀,兩人因而摔在馬路上,沒被抓走。因此,施明德要戴振耀到法院控告姚、鄭兩人被抓,當時由施明德、蘇治芬、紀萬生、楊秋興、戴振惠陪同到鼓山分局抗議,要求釋放。
 到了九日晚上十二時,台南黃昭凱帶著大批人馬趕來並高喊:「台南軍到了」,屏東聲援群眾也來了,讓大家士氣大振。施明德要戴振耀演講這一段過程,戴就說:「韓國朴正熙專制,還是被幹掉,蔣經國乞丐趕廟公,沒好下場。」蔡有全聽完就頭皮發毛對戴振耀說:「你要開始跑路了。」當時戴振耀心中有股「才三十歲就要當七十二烈士」的壯烈氣氛。施明德等人交涉後說要放人,蘇秋鎮和蔡有全前去警察局,在半路上已經聽到兩人被打得很慘。

[color=0000FF]軍憲警先鎮壓 民眾才抵抗[/color]

 十二月十日下午兩點,戴振耀到美麗島雜誌社和艾琳達、戴振惠等人做標語,氣氛已經相當凝重、肅殺。傍晚到扶輪公園時,已經有鎮暴警察進駐了,因此大夥改到中山路、中正路口的臺灣時報前面小圓環演講。姚嘉文和施明德到新興分局談判卻失敗。未久,鎮暴部隊開始使用催淚瓦斯,群眾瘋狂抵抗,軍憲警一路恐怖地衝過來,其中出現許多理平頭的小夥子拿棍棒打了就跑,就是後來被認為陰謀份子刻意滲入製造衝突事端,並嫁禍美麗島人士做為逮捕的理由。因此,戴振耀堅定表示:「當時是鎮壓之後,民眾才抵抗,就是先鎮後暴嘛!」此時有人高喊「衝進高雄警察局」,結果在瑞源路就受阻。
 戴振耀特別憶及呂秀蓮當時相當感人的演講,呂秀蓮說:「這時候不是談情說愛、看電視的時候,人民要對國民黨展開對抗。」當時有錄音帶,還埋在土裡,不過三天後要取回時都不見了,相當可惜。戴振耀心中則百感交集,既擔心、又興奮,認為「台灣人出頭天了」、「台灣人站出來」,壓抑在心中發洩後,又緊張、又氣憤。

[color=0000FF]黨外人士遭慘打 拿饅頭止血[/color]

 戴振耀談到當晚有個小插曲,就是有人推翻鎮暴車,標語木板上有釘子,意外成為武器,有一個村莊百姓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陳菊就拿饅頭要戴振耀幫他止血,非常克難。總之,黨外人士當晚被打得慘不忍睹,是二二八白色恐怖事件以來最慘烈的。
 國民黨展開大逮捕,當時也成功逃亡的戴振耀心想:「我一定要逃贏施明德,後來施明德被抓,我還藏匿在烏山頭,逃到身上沒半毛錢,又不敢當小偷,結果回家跟父親戴清連拿錢而被抓。」談到已逝父親,戴振耀說,父親長期務農,育有五子一女,全家人都支持他投入黨外運動。他被逮坐黑牢時,父親還寫信要他不用擔心,要他繼續為台灣民主奮鬥,因為父親說他相信「忠良不會絕後。」結果那時的獄卒檢查信之後還嗆:「哪有當父親不勸小孩別再搞黨外的?」
 談到此,戴振耀嘆了一口氣說:「大家會參加美麗島雜誌所舉辦的活動,是因為國民黨長期控制台灣、兩蔣獨裁,台灣人追求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才會走上街頭。因此,開放黨禁、報禁等,是台灣人民爭取來的,絕非國民黨給的恩典。」

[color=0000FF]擔心馬逐步往「終統」靠近[/color]

 美麗島事件三十年了!戴振耀心中還是存在憂慮,擔心台灣人選出的總統馬英九會逐步往「終統」邁進,新聞箝制也比以前嚴重,黨外當年犧牲奉獻所爭取的,會在馬英九手中逐漸流失。尤其以前黨外熱情對抗國民黨,但是擔憂綠營在扁政府時代自由慣了,會認為自由是與生俱來的。
 既然如此,會有「二次美麗島嗎?」戴振耀說:「最好不要。」但是,如果終統逼得爆發二次美麗島,「我馬上丟下鋤頭,拼老命也要像三十年前站出來。」

[color=0000FF]台灣需要我時 會再站出來[/color]

與戴振耀聊完,已經夜黑風高、晚間七點多了,邱義仁才從番茄田荷鋤回到農寮。大家都是老朋友了,能夠體會邱義仁退隱田園不想受訪的心情,沒多吵他。但邱義仁還是親切地跟我們寒暄,大家都說:「喇叭,相由心生,你看起來好慈眉善目哦!」邱義仁則靦腆回說:「哪有?還不是這麼歹看面。」更巧的是,戴振耀剛剛還談到紀萬生,紀萬生就打電話來關心他的農夫生活。
 世事難料,但從戴振耀口中可以明顯感受,「當台灣需要我再站出來奮鬥時,雖然體力大不如三十年前,還是會拿掉斗笠,再度拋頭顱、灑熱血。」
(記者李麗慎)
發佈日期:2009-12-18 06:08:00
電腦版 | 手機版
電子報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勿任意轉載     違者必究】
總社社址:814高雄市仁武區高楠公路32號  總機:(07) 3428666
廣告專線:(07) 3102696  訂報專線:(07) 3102778  爆料專線:(07) 3102676
台北管理處:台北市民生東路二段25號 電話:(02) 25218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