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9 月 26 日 頭版焦點 | 所有類別

阿扁札記 扁10問馬 跟我辯論(下)  陳水扁

你不知道的真相(35)

   如果我跟馬英九辯論 陳水扁

 

 七、馬英九說,「拼經濟還是國民黨比較在行,比較叫人放心」,「我們還願意回到民進黨執政八年台灣經濟衰退的情況嗎?」

 1、台灣智庫日前民調顯示,有五十九.二%的民眾對馬政府因應最近在全球引發的歐債危機沒有信心。

 2、馬英九在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強調「絕不舉債」達成六三三,但馬政府執政四年,淨增舉債一兆三千五百八十五億元,超過民進黨八年的一兆三千二百八十八億元。民進黨執政的二○○六年、二○○七年中央政府總預算的收支是平衡的,其中一年正是蔡英文擔任副院長時。

 3、馬英九說,「我們簽訂ECFA,讓外商能到台灣增加投資」。但僑外資直接投資,二○○七年是一五四億美元,馬政府的二○一○年則只有三十八億美元;ECFA生效的二○一一年一月至十月亦只有三十六.二億美元,不及民進黨執政時的四分之一。

 4、在實質經常性薪資所得,民進黨八年平均三萬五千八百七十六元,馬政府四年平均三萬四千三百二十六元,實質平均薪資又回到十三年前的水準。而房價、物價雙漲,平民百姓生活更苦。

 5、馬政府平均經濟成長率三.二四%,低於民進黨八年平均的四.四九%;馬政府平均失業率五.一%,超過民進黨八年平均的四.二%。不論經濟成長率及失業率,馬政府所帶領的台灣表現落居亞洲四小龍之末。馬英九說民進黨八年,台灣變成四小龍的「後段班」,殊不知他自己的表現卻是「最後一名」。

 八、馬英九說,「民進黨執政後,第二年是貧富差距最大的一年,我們上任後,全力縮短貧富差距」。

 1、民進黨執政後第二年碰到網路科技泡沫化的全球經濟衰退,及九一一國際恐怖攻擊事件,讓台灣經濟出現負成長,但經濟負成長最嚴重的一年,是在二○○九年馬英九任內。

 2、民進黨執政後,第二年是貧富差距最大的一年,乃民進黨八年的比較結果,如與馬英九政府四年作比較,貧富差距最大的二○○九年也是在馬英九擔任總統期間。二○○九年最窮的五%家庭平均年所得與最富有的五%家庭平均年所得相差達七十五倍,為史上新高,二○○七年貧富差距才六十倍。

 3、中低收入戶數,馬政府執政迄今共增加二三,七五五戶,相當於民進黨八年增加的二四,二一五戶。農民平均家戶年所得,二○○七年有九十三.七萬元,二○一○年跌至八十八.五萬元,整整少了五.二萬元。又每月薪水不足三萬元的高達三五五萬一千人,不足二萬元的也有九十萬九千人,都是歷史紀錄。

 4、馬英九說明年社福預算史上最高。但貧富差距也是史上最高。富者愈富,貧者愈貧,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生活在貧窮線下的新貧、近貧人口也愈來愈多。這是七百六十五萬選民付託給馬英九的惡果,還是相信拼經濟國民黨最在行的教訓?

 九、馬英九說,「民進黨執政八年,共有二十多位政務官涉案。反觀我們執政四年,沒有政務官涉案」,又說「蔡主席你力挺蘇嘉全違法農舍,護短的表現,真的讓人不放心。陳前總統的弊案,你也從來沒有明確的立場。」

 1、蘇嘉全的農舍並未違法,何來護短之有?倒是國民黨高官如國策顧問黃正雄、立院黨團黨鞭趙麗雲、前縣長張榮味、高雄市議長許崑源、立委鍾紹和等人的農舍才真的違法,馬英九又為何不說話?迄今共有四十四位馬英九主席所提名的立委、議員、鄉鎮市長候選人因賄選或貪污被判當選無效,馬英九則一句道歉話都沒有。

 2、馬政府的司法機關,選擇性辦綠不辦藍,加上「刑不上政務官」,國民黨的高官不會比較清廉。最近一連串的集體貪污事件,遍及學校校長、醫院院長、海關官員等,是否也是馬英九所說的「上樑不正下樑歪」?

 3、民進黨政務官涉案,如「高鐵」、「高捷」、「南科減振」、「鐽震」、「安亞」……「無案不弊」,最後都判無罪確定、或不起訴、或簽結。

 4、如果涉案就是貪污,起訴就是有罪,那麼馬英九的市長特別費案被起訴貪污,宋楚瑜的興票案被檢調單位偵查,是否也是涉犯貪瀆弊案?李前總統也被馬政府以貪污洗錢罪嫌起訴,那麼包括馬英九、連戰、吳伯雄、蕭萬長、吳敦義,、、、等李前總統時代的高官,是否也是「貪腐集團」?馬英九的府秘書長伍錦霖,其胞兄伍澤元是貪污的通緝犯,無法叫他回國受審,是否也是縱放護短?

 5、至於「扁案」,依照胡錦濤在其內部會議的說法,是國共幕後聯手追殺的政治案件,押扁目的在打擊台獨勢力。扁案的偵審過程,從一隻看不到的黑手指揮干預,下令羈押扁、中途換法官、押人取供、教唆咬扁、判決不合己意則要求改判。不僅違法違憲,彷彿又回到蔣介石時代。

 6、如果馬的特別費,可以存入私人帳戶,匯給太太、女兒、姊姊,同樣的使用到他人發票及不實的犒賞清冊,而可判決無罪,而用在機密外交等因公支出的國務機要費為何會有罪?如果宋的興票案,可以用人頭匯三.八億到美國給孩子買房子,宋選一次省長剩餘六.二億,只申報一億的競選經費,監察院調查報告說選舉剩餘款是個人財產,匯到國外是理財,檢方處分不起訴,相同的「二次金改案」,何以從無罪改判有罪?一樣的特別費,一樣的選舉錢,有人「清廉」選總統,有人則被羅織「貪污」成為階下囚!

 十、馬英九說,「人家問蔡英文要不要特赦陳水扁,她說這是嚴肅問題,然後就沒有了。這可以回答,要特赦也不需要等案件審判完,問題是要不要,而不是用此方式拖延」。

 1、特赦是總統的政治特權。統媒總編輯問「蔡主席當選是否特赦陳水扁」,意味著統媒也認為蔡英文會當選總統,不然為什麼不問宋楚瑜這個問題?

 2、扁案的本質是政治的。我被下令收押迄今,每次選舉都用得到「扁維拉」,原來四年後的總統選舉還要當提款機,再消費一次。

 3、「蔡主席當選是否要特赦陳水扁」這句大哉問,很快就會改成「蔡總統是否要特赦馬英九」?

 4、在我總統任內,我曾想過特赦宋楚瑜與馬英九的問題。畢竟政治上冤冤相報的後果,國家一定分裂。

 5、特赦有兩種,一是有罪放人,一是無罪釋放。我要的是「重新審判,還我清白」!

(編按:插題為編輯所加)(下)
發佈日期:2011-12-22 00:10:00
電腦版 | 手機版
電子報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勿任意轉載     違者必究】
總社社址:814高雄市仁武區高楠公路32號  總機:(07) 3428666
廣告專線:(07) 3102696  訂報專線:(07) 3102778  爆料專線:(07) 3102676
台北管理處:台北市民生東路二段25號 電話:(02) 25218666